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海外网>>财经>> 正文

关注金融风险承担过度这一新的失衡

2014-11-06 08:06:00|来源:海外网|字号:

海外网11月6日电 刚刚过去的十月,全球智库纷纷对经济运行作出判断,制定对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发布经济展望。这些权威发布基调歧义不大,全球经济继续复苏,但这种复带有明显脆弱且不均衡性。10月份同时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认为,政策制定者们正面临新的全球失衡状况,所承担的经济风险不足以促进增长,但金融市场风险承担过度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威胁金融稳定。

IMF指出,危机爆发后六年多,全球经济复苏所依赖的宽松政策对于企业增加投资和员工录用、住户增加消费等经济风险的承担的影响十分有限,并且不均衡,而长期的货币宽松导致过度承担金融风险的行为累积。这导致各种金融资产价格高涨,一些市场部门的信用利差过窄、无法弥补违约风险。体现在市场和流动性风险上升。这种情况同时出现在广泛的资产类别和众多的国家,这是前所未有的。新兴市场的企业杠杆率继续上升。风险正转向影子银行体系,这些风险若不加以解决,可能会损害全球金融稳定。基金组织分析了先进经济体的300家大型银行,发现占总数近40%的银行不够强健,无法为经济复苏提供足够的信贷支持。在欧元区,这一比例上升到70%左右。这些银行需要对其业务模式进行更根本的全面转型。

中国的银行业也承担了过度的风险,集中表现在经济增长对银行贷款的依赖上,表现在企业从银行融资是过度的。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最近做了一个分析,认为企业对银行信贷过于依赖的现象很严重。从2009~2013的年五年间,我国新增信贷为42.1万亿元,年均新增贷款猛增到8.42万亿元,一些年份甚至达到了近10万亿元。近几年来,我国银行一年的新增贷款就超过了上个世纪整个90年代十年的新增贷款。某国际风险管理咨询机构专家陈顺殷对比了2000年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和银行信贷资产增长的巨大反差,2009年后的几个月里,信贷资产的增长超过30%,后来的几年的也都在15%左右。中国GDP虽只占全球GDP总和的12.2%,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总值却占全球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值总和的33.1%。杨凯生认为现在的产能过剩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信贷过度的一个后果,同时也会带来金融风险的不断积聚,最终导致经济运行的系统性麻烦。因此我国应该下决心“去杠杆”,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比例,尽管这个过程是比较痛苦的。

不仅如此,不同类型的“影子银行”其融资增速已达到银行信贷增速的近两倍。穆迪投资者服务推断的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在2013年末更高达37.7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同期中国GDP的 66%,而2012年,该比率为 52%,是同期银行资产的25.5%,比上一年度有大幅度的增长。而2014年6月末,中国银行业界的财富管理产品余额达12.65万亿元人民币,分别相当于同期GDP和银行存款余额的 20.1% 和 11.1% 。

银行不良贷款增加是当前银行业面临的主要风险和挑战之一。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00%,不良贷款余额为5,921亿元,呈双升趋势。分别高于三季度末的0.97%和5,636亿元。而2014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6944亿元,较上季末增加483亿元;不良贷款率1.08%,较上年度末上升0.04个百分点。信贷风险开始从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向上下游行业和关联产业链蔓延。不仅中小企业风险上升,大型企业集团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和信用卡业务的风险暴露也在增多。因企业互联互保、担保圈引发的风险传染问题比较突出,部分地区信用环境有所恶化。比如涉钢贸类金融商事纠纷案件陡增。钢贸带来的风险急剧增加,上市银行开展对钢贸商的金融借款纠纷诉讼不在少数,而钢贸“商互保互联”模式导致银行起诉的难度极大增加。

随着经济的复苏,金融的风险承担却越来越大。为了解决这种新的全球失衡,为了维护金融稳定、改善经济与金融风险承担之间的平衡关系,基金组织的金融顾问兼货币与资本市场部主任José Vi?als建议最好的办法是实施有关政策。必须改善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从而促进经济风险承担。另外,必须通过更好的微观和宏观审慎政策来解决金融过度问题。他认为金融政策的两个关键问题,一是改善银行对经济的信贷资金流动,有助于经济风险承担。但为了实现畅通的信贷渠道,许多银行必须对其业务模式做出根本性调整。监管机构需要加快这一结构性转型过程,这种转型将使银行能够在不承担过多风险的情况下提高其盈利性,也使银行能够通过贷款支持经济;二是政策制定者需要设计和实施一系列微观和宏观审慎政策,解决可能威胁稳定的金融过度现象。例如,在资产管理行业,必须加强监管,以确保赎回条款更好地匹配基本流动性状况。

从中国银行体系来说,监管可谓要求越来越严格。最近监管部门要求商业银行要重申提高资本管理的有效性问题。指出要按相关要求,对每一步业务,尤其是非信贷业务和表外业务,要根据其风险承担的实质计提资本和拨备,做好内部资本充足性评估,提高资本充足水平和资本质量,实现资本对各类风险的覆盖,进一步增强风险抵补能力。

这些作法不无成效,但由此也产生“近忧”与“远虑”的问题,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暨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最近谈到中国经济要有足够的远虑。当局短期内更多依赖刺激和监管而非改革,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降低短期经济和金融风险,譬如允许发行地方债,重组超日债保证兑付,短期内或许降低了风险的暴露,但有可能掩盖了道德风险,从而加大远期风险。因此银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除了宏观政策导向,根本的是要加快金融自身的改革。(孙芙蓉)

(责编:周悦)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评论资讯台湾香港文史地方华商

新闻热图>

最新热点>

男子冒充中央巡视组官员 受审仍打官腔

娱乐炫图>

最新排行 >

史海钩沉>

图片精选>

视频>

论坛热点>

新闻推荐>

对越反击战时期中国女兵照片首度曝光(组图)

河南三门峡监狱搬迁 押送犯人场面壮观

评论|资讯|台湾|香港|华人|国际|财经|娱乐|文史|图片|社区|视频|专题|滚动

新加坡|云南|吉林|红色|南粤|中原|书画|丝路|鲁东|创新|创投|成渝|赣鄱|钱江|食品|IP电视|华商|纸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