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财经>> 正文

探秘核电出口旗舰“华龙一号”

2015-03-09 16:47:16|来源:|字号:

摘要:“鼓励企业参与境外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推动铁路、电力、通信、工程机械以及汽车、飞机、电子等中国装备走向世界”。中核集团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潘建明向记者透露,华龙一号(ACP1000)三代核技术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引入了“非能动”的概念。

“鼓励企业参与境外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推动铁路、电力、通信、工程机械以及汽车、飞机、电子等中国装备走向世界”。

推动电力装备出口被写入了今年的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而电力装备中的核电装备出口正得到业界的殷切前期盼

“今年我本人准备了6个提案,其中1个就是有关华龙一号(ACP1000)”,全国人大代表、中核集团核动力院院长罗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罗琦表示,此次华龙一号(ACP1000)的重点不再和去年一样与福清核电站有关,而是着重两个面向。一个面向国内,希望国内其他核电站厂址尽量推广利用华龙一号(ACP1000)。另一个面向国际,是通过走出去战略将华龙一号(ACP1000)带到阿根廷、巴西等等一系列国家,让我们中国的技术走向世界,让全世界看到我们的制造业实力。”

华龙一号究竟突破在那里?

全国人大代表、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曾表示,“华龙一号(ACP1000)是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的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技术。它将在国内外分别落地,标志着我国核电走出去战略获得重大突破,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前景广阔。”

那么,作为“三代”技术的华龙一号(ACP1000),与前2代相比最大的突破究竟在哪里?中核集团华龙一号(ACP1000)总设计师邢继向记者解释,“所谓三代核电站,是指在压水堆核电安全技术上达到了国际最高的水平。我们自主开发的华龙一号(ACP1000)达到了这个安全水平。”

邢继表示,事实上在核电站的设计方面,要兼顾安全性和经济性。但“安全性是第一位的。核电站投资建设需要好几百个亿的资金,其中一大部分都用于安全。核电站在设计上,要假想可能发生什么事情,根据不同情况做出工程设计加以应对。”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核泄漏事故。邢继说,在福岛核泄漏后,超设计基准事故也被考虑进了新核电站的设计。比如极端的自然灾害,超大的地震、海啸。再比如911后故意的大飞机撞击可能带来的威胁都被考虑进入了华龙一号(ACP1000)的设计。核电站的安全设计要求在不断提高。

根据中核集团公布的数据,“华龙一号”的堆芯熔化概率小于10-6/堆年,大规模放射性物质释放概率小于10-7/堆年。

事实上,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我国核电也一度暂停,直至近期才得以重启。据媒体报道,2015年2月17日,辽宁红沿河核电站5、6号机组正式在国务院办公厅会议上获得核准,这是我国在时隔26个月后重启核电项目的建设。

引入非能动加上新保险

不过,这漫长的26个月中,中核集团可没有闲着,而是对福岛核泄漏的原因进行了详细分析,并对已有的核电站项目进行了排摸检查。

中核集团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潘建明向记者透露,华龙一号(ACP1000)三代核技术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引入了“非能动”的概念。

潘建明表示,一般而言,核电站为了导出反应堆的热量,会使用冷却水进行循环。实际上当时日本福岛核电站也启动了这一系统,但后来由于海啸带来的海水把汽轮机房淹没,使得热量无法排出,才导致了堆芯的融化和核燃料的泄露。而所谓“非能动”是指在没有电的情况下,也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冷却,比如72小时。因此华龙一号(ACP1000)也是从福岛核电站的超基准事故中吸取的教训。

潘建明表示,当时中核集团对已有核电站的检查结果“并没有颠覆性的问题。例如秦山核电站一期防波堤比较低,于是吸取福岛的教训,根据海啸、风暴潮和洪水三叠加的基础上测算,加高了防波堤。再比如应急电源、移动电源等都在改进。

中核集团正在推动华龙一号在多国落地

除了安全性上的重要改进,自主研发设计的华龙一号(ACP1000)也将中国核电的“走出去”从过去的“借船出海”换挡到了“造船出海”的新时代。

目前,中核集团积极推动英国、苏丹、沙特、马来西亚、埃及、伊朗等海外核电项目的合作事宜。同时正在建立以阿尔及利亚、阿根廷、巴基斯坦为中心的海外开发体系,志在占领非洲、拉美、亚洲核电市场。

潘建明表示,核电出口不光是技术本身,还有设备制造能力、燃料供应、人员培训、技术服务等各个环节的支撑,是一个完整的体系。目前,包括中国在内,世界上只有几个国家拥有完整的核工业体系。所以我国力推核电走出去,这既是国家实力的象征,也可以带动相关的产业走出去。核电站出口带动的装备制造业出口是非常可观的。

中核集团核动力事业部副主任秦喜久也表示,中国是核电大国,但是不是强国。多年来中国核电没有停止建设和设计研发,实际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怎样用更好的方式使得世界接受非常重要,这是体现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具体表现。所以推动核电走出去,就是从大到强的转变,华龙一号(ACP1000)承载了这个梦想。

秦喜久透露,2014年中核集团和全球15个国家洽谈合作,有的在合同谈判阶段,有的政府间签署了合作文件,有些则在项目建设合作阶段。如何实现核电的走出去?可靠、安全、被认可的技术最重要。现在有了华龙一号(ACP1000),这个障碍就不复存在。同时,在政治上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在世界舞台上发出强有力的中国声音,这也为走出去做出了铺垫。

关于外界关心的中国核电“走出去”是否会遭遇类似墨西哥高铁事件的政治风险,秦喜久表示,“核能合作肯定是两国战略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良好的政治经贸合作关系不可能谈及核能合作。一旦合作,就是百年之约。因为谈合作几年,建设核电站一般7年,运营核电站60年,再延寿30、40年就是100年”。

凝聚着中国核工业人智慧与心血的华龙一号(ACP1000),和高铁一起成为了走出国门的“中国高技术”拳头品牌,为中国核电“走出去”已经准备好。

(责编:海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非能动,中核,核电项目,核电技术,三代

猜你喜欢

一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