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财经>>人物专栏>> 正文

金龙集团出海迂回术:争市场不争官司

2015-07-10 16:50:14|来源:海外网|字号:

摘要:为抢占美国市场先机,集团在本能打赢专利官司的情况下选择了放弃。

海外网7月10日电  从立足河南到辐射全国,从起步亚洲到出口欧美,金龙精密铜管集团有限公司在20余年间成长为制冷用精密铜管领域里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海外市场份额达到30%的企业。

自2000年开始的海外拓展步伐如今落地为遍及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地区的销售网络,以及设立在美国、墨西哥、德国等国的企业。而早在2005年,金龙集团在制冷精密铜管领域的规模已超过世界第一大铜管厂德国KME公司,跃居世界首位。

作为掌门人的李长杰,经历了这家民营企业“走出去”至今的全过程。2014年底,他曾受邀参加在美国芝加哥举行的中美商贸联委会,同副总理汪洋、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等人做交流。

在接受海外网专访时,李长杰提到在初入海外市场时曾遇到与国外企业专利之争的挫折,而为抢得市场先机,金龙集团放弃了打赢官司。

他同时表示,目前希望在融资问题上获得国家的更多支持。据了解,国内“走出去”的民营企业很少能够得到国外银行的贷款,大多采取国内贷款国外使用方式充实流动资金,融资成本较高。

放弃打赢官司并绕道墨西哥 迂回叩开美国市场大门

海外网: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作为“走出去”主体的企业如何决定该不该走,该怎么走。金龙集团是如何判断“走出去”的时机的?

李长杰: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提到,我们的企业要“走出去”,要走得出,走得稳,在国际竞争中强筋健骨,壮大发展。“走出去”是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也是出于我们和世界共同发展、融合发展的需求。金龙集团是给制冷行业做配套,做铜管加工的,在满足国内制冷企业如格力、美的、海尔的需求的同时,还要满足国外如大金、约克、松下等企业的需求,这样一个需求就把我们带到国外去了。

海外网:在考虑出海的时候,金龙集团内部的意见是否出现过分歧?

李长杰:我们国家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到国外去投资涉及到许多问题,在异地他乡,市场、文化、成本、法律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都摆在我们面前。出海充满了风险,内部意见是有不一致的。但是我坚持要“走出去”。

海外网:面临的这些风险在真正“走出去”的过程中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公司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难题的?

李长杰:难题首先是国外有没有我们企业这一块的市场,因为只有在这一块市场给别人制造产品,获取合理的盈利,才能保证企业在国外的生存和发展。其次是企业的装备、生产工艺、产品质量、产品先进性能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同时,在异国他乡的制造成本问题,人力资源问题比如管理层、技术层如何解决,供应链问题比如水、电、气等的运输,还有法律问题和社会问题等摆在面前,肯定是一个大课题了。

在“走出去”之初,金龙集团经历了和自己的“老师”——芬兰奥托昆普公司的专利之争。早年金龙集团曾从该公司引入数条生产线,2003年在其专利被中国知识产权局宣布无效后,奥托昆普公司利用金龙铜管产品出口美国之机,以侵害专利为名查扣金龙铜管。在本能打赢官司的情况下,为了赢得时间和美国市场,金龙集团选择支付奥托昆普公司700万美元,从而抢占了市场先机。

后来,为了避免产品进入美国时产生不必要的摩擦,金龙集团选择到距离美国较近的墨西哥科韦拉州建设工厂。而2008年10月工厂刚刚投产,又遇到了美国同行对来自中国、墨西哥的铜管产品进行“反倾销”,拟对金龙铜管征收近30%的“反倾销”税。

为此金龙集团成立了自己的律师团队,展开了近4年的抗争。经过反复申诉,2013年6月,美国商务部宣告金龙集团出口到美国的铜管产品“反倾销”税率为零,将过去多收的近2000万的关税退给了我们。

为了进一步避开“反倾销”壁垒,金龙集团最终选择了在美国投资建厂。

海外网:您刚才提到了人力资源方面的问题,金龙集团在美国和墨西哥使用当地劳动力进行生产时遇到了和国内的哪些不同情况,做出了哪些调整来适应当地的社会环境?

李长杰:美国工资成本相对较高。这和美国员工平均工资本身有关,而且国家福利较好,金龙的工资优势不明显。另一方面也和美国的文化习惯相关,也就是说生活第一,工作第二,一个人找工作,一般都是全家搬迁,公司要出一部分教育和搬家等的成本。

美国阿拉巴马州过去40年没有工业发展,劳动力缺乏工作和管理经验。该州也曾对员工进行培训,但我们还是需要在员工到岗之后教他们正常上班应该如何做。厂址处于美国少数族裔的聚集区,在管理中还需要特别小心种族问题。

至于在墨西哥,虽然我们是他们国内最大的中资企业,政府对我们比较客气,但法规异常严格。比如根据环保法规,厂区等不允许有任何油污污染,现在工厂每月需要花费近10万比索来处理废油。为了实现员工本地化,我们聘请了墨西哥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来管理,但他们比较喜欢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而且在管理思路上比较激进,会比较随意地开除墨西哥工人,造成了员工队伍的混乱,铜管产量大幅下滑。后来我们从国内派人接管,使企业重新走上了正轨。

“融资成本高造成企业在起跑线上先输一步”

海外网:除了自身的适应和调整,金龙集团在“出海”的过程中得到了政府方面的哪些帮助?您还希望获得哪些支持?

李长杰:无论是在墨西哥还是在美国投资,我们都得到了两个国家的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墨西哥,我们国家驻墨西哥大使馆大使,以及河南省政府、省委书记亲自带队考察,听取调查组的汇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墨西哥总统、经济部长也都参与了工厂建设过程中的问题解决。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还希望得到政府更多的帮助,例如融资问题。

一般来讲,中国企业在国外还是使用中国的银行的钱。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在美国都有分行,但是工商银行在墨西哥的分行在2014年下半年才被批准成立,这对于我们在国外用钱就有一些不方便。

“走出去”的企业也很想得到国外资金的扶持,但中国刚刚走出国门,当地外资银行对企业不甚了解,虽然国外的利息成本很低,但很少会对中国企业贷款。因此,国内“走出去”的民营企业大都以国内贷款国外使用的方式充实企业的流动资金,融资成本高,而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国外银行的贷款利息却是很低的,这就造成我们在国外市场的竞争过程中不能与对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先输一步。

同时,我们在国外的企业受国内企业母体影响很大,保证国内企业的稳定发展十分重要,我们期盼能够在国内获得足够的长期贷款,保证国内企业开足马力完成订单。我们在国内市场占据了50%-60%份额,主要供应以格力、美的为首的十大企业。外资企业如日本在中国的大金、富士通、夏普、日立,美国在中国的约克,韩国在中国的LG、三星,都用我们的铜管,我们的用户、市场都很好。很希望银行在国内给予我们有力的支持,用国内企业的稳定发展支持国外企业的发展。

海外网:希望这些问题能够得到尽快的解决。那现在“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得到了国内外的热议和响应,“一带一路”的蓝图对金龙集团的海外发展提供了怎样的机遇?

李长杰:从“一路”来讲,我们跟德国有大的合作项目。我们国家目前还不能制造的接插件材也就是高强度的合金板带是从德国长期进口的,我们把他们请过来合作,在中国建厂。一方面德国有工厂正在运行,一方面我们和德国凯美在香港建立了凯美龙公司,河南新乡46000吨的接插件合金材工厂也正处于一期工程的建设中。

凯美公司位于德国科隆附近,这“一路”正好路过那里,这为我们将来两边工厂的互通、原材料和半成品的运输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因为海运虽然成本不高但是时间非常长。就目前来讲,我们已经开始把德国成批、成卷的高强度的合金材拿到新乡分切,在新乡的工厂没有投产之前先供应中国用户。

我们也期盼着国家宏伟蓝图给予企业“走出去”的支持更加给力。

海外网:金龙集团海外业务的发展现状和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李长杰:我们在北美接了大约6万吨的生产任务。其中美国工厂接了28000吨订单,但是这个工厂2014年刚投产,2015年只能完成2万吨,还有8000吨需要由中国工厂供应。墨西哥工厂的产品有一部分要出口到欧洲,从墨西哥绕道来获得到欧洲的零关税。

新乡的接插件合金材工厂正在抓紧建设,预计在2016年开始全面投产。投产之后我们在新乡有45000吨的生产能力,加上在德国的25000吨,7万吨的生产能力就辐射了欧洲和中国市场。

(责编:孟珂)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金龙集团,制冷精密铜管,河南,官司,集团

聚合阅读

猜你喜欢

一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