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地:在环境保护问题上要防止鼓吹邻避效应

2016-11-25 11:01:53来源:海外网
字号:

周大地.jpg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大地

11月24日,由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主办,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战略支持的第三期北大央企论坛“国计民生与石化产业布局”召开。周大地、张福琴、王建伟等业界专家、知名学者、资深媒体人齐聚一堂,揭秘石化技术发展与产业布局,探讨产业发展与国计民生的密切关系,科普石化产业对百姓生活的作用与发展。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大地说,当前的中国能源战略要绿色化、低碳化,而绿色化和低碳化首先要减少煤的消费,然后才可能对石油消费有所抑制,最后是天然气。“在石化、各种环境保护问题上,要防止鼓吹邻避效应,防止鼓吹极端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只顾自己不顾社会需求的观点,”周大地说,“在这方面,政府要加强宣传,媒体要客观报道,公众要加强认知。”

以下是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大地演讲实录:

前面几位专家的发言听了一个半,本来说这个会是要讨论石化产业布局的,当初我理解这个布局实际上是一个经济规划的问题,就是在什么地方应该搞多少石油、天然气的加工或者是转换这些设施。因为现在我们中国的能源发展还处于向绿色低碳转型的关键时刻,我们碰到的矛盾是中国能源结构里煤炭的比例非常高。

一方面我们的能源需求人均的消费量虽然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是中国处在这么一个经济状态,有很多外国人跑到中国一看,特别是到大城市一看,认为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已经很现代化了,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得到必要的建设,特别是农村以及中西部许多中小城市,还需要很多的建设。

从人均的能源消费情况来看,世界上的发达国家第一档的,我们认为他们有点浪费,比如美国、加拿大等一些石油输出国,他们的人均能源消费大约是7吨标油。各种能源加起来折合成石油当量来讲每个人一年要消费7吨。欧洲的大多数发达国家大约是4—5吨,中国现在人均大概是2吨石油当量。当然我们还要搞节约优先,要进行资源限制,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的能源消费人均这个数量还是会有所增长的。

另一方面,消费结构全世界的比例来讲石油仍然是老大,曾经占百分之四十几,去年大约是38%。煤炭中国现在是百分之六十几,我们的石油消费现在不到20%。煤炭中国是远远高于其他大的经济体,很多国家的煤炭消费,像欧洲很多国家低于10%,高的也就是20%多,但是我们国家是百分之六十几。

第三,包括中国在内,全世界煤炭去年大约是占全部能源的28%,里面的一半能源是中国消费的。去掉煤炭,中国在全世界能源结构里不到20%。

去年全世界天然气的结构大约是25%,中国现在天然气只有能源消费总量的6%。所以我们的总量还比全世界发达国家的人均数量明显的低一块,所以人均能源还要增长。同时我们再也不能再依靠以煤为主的增长方式了,所以我们的石油、天然气的消费量在今后还会有比较大的增长,特别是天然气。石油现在中国是百分之六十几靠进口,因为国产的石油只有2亿吨左右,去年的石油消费已经达到了5.5亿吨以上。就可以看出来几乎2/3或者3/5以上是进口了,今年有可能由于油价的变化,石油进口的依赖程度达到将近65%左右。因为今年国内要减产,但是我们的石油消费量还在增加。

既然进口,而且进口的石油主要是靠船运过来的,所以中国石油拿来的都是原油,必须加工成不同的产品。大约3/5是烧的,比如汽油、柴油、航空煤油。现在很多人都在开车,小汽车肯定都要烧汽油,现在的卡车、公共汽车是烧柴油的,现在坐飞机也比较多,还要烧航空油。这部分大约占石油产量的3/5,60%左右,还有40%拿来生产橡胶、塑料等各种石化产品。其实我们现在碰到的所有的东西里,几乎随便找一个东西里面都有石化产品。比如计算机壳、电视壳,里面都有石化产品。所以,我们不要认为石化仅仅是汽油、柴油,大量的建筑、大量的日常用品,甚至日常的消费品,包括塑料袋,包括各种食品包装,甚至食品添加剂,我们吃的苹果外头抹的蜡,全是从石油出来的。所以,中国无论如何石油、天然气的消费在某种程度上还会继续增加。

使用的增加就得有地方把它加工出来,但是从能源的长期发展来看,最后还得走到低碳能源。60年以后我们要争取把化石能源降到零,但是现在说老实话能源过程大家都还在想办法,烧煤的可以烧气,甚至干脆直接用电采暖,电制热。因为电无论如何还可以通过核电、风电、太阳能来获取,因为大家觉得风电、太阳能基本上没有污染,可以这么去解决。但是我们现在最头疼的是比直接烧锅炉、直接用电,相对来讲现在还有解决办法之外的大量的塑料、化学纤维,我们现在穿的衣服60%—80%都是石化产品。这个问题怎么低碳化,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非常好的路子。所以,最后化石原料退出去的可能不是石油、柴油,而是建筑材料、衣服、鞋,所有的家用电器等各种用品,我们现在吃的东西的各种包装。这些化工产品怎么办?现在还找不到可替代的东西。

中国现在还有相当多的煤化工,实际上煤化工在很多国家已经基本上淘汰了。从污染上来讲,石化产品的清洁程度可以做到的一般情况下比煤化工可以做到的要高,但是不幸的是我们国家还有好几亿吨煤在做各种塑料,这样的厂子比石化的厂子更难处理,从电池的生产开始污染就存在。煤化工要做到非常干净是非常费劲的,石化的厂子,比如一个地方有没有工厂,什么厂子都可能有各种环境的影响,没有排放的可能有噪音,没有空气污染的可能有水的问题,没有水的问题可能有土地渣的问题,凡是工业都会产生不同的环境代价。石化有没有环境代价?我觉得我们可以把排放,不管是大气的排放,还是水的排放,还是渣的排放,都可以按照环境标准,而且这个标准在不断的提高,越来越做得好,但是真正做到,所谓完全的零排放,在任何工业里都是非常难做到的。

不说别的,过日子,每天洗衣服用不用肥皂,是不是可以说我干脆不用化学产品,不用肥皂了,洗衣服能不能不用洗涤剂,这些都是很难的。再环保的人你也不能说我回到山顶洞人时代,没有肥皂,不洗衣服,不用任何化工产品,这是做不到的。所以,既然还要有这种消费,在一段的时间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替代产品的时候,还得适当的发展石油化工。甚至我们不但要满足新的需求,还要解决替代环境污染更多的煤化工。

中国的整个能源战略是要绿色化、低碳化,绿色化、低碳化的过程首先是要减少煤的消费,然后才可能对石油的消费有所抑制,最后是天然气的消费有所抑制。目前石油消费的总量还要增加,天然气还有一个大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之中,如何把天然气、石油加工好、处理好,确实是一个全民关注,但是也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不是说补助以后就不用了,就把这个过程熬过去了,熬不过去。所以,我觉得石化的发展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如何更好地发展的问题。你可以要求它做的更干净、更安全一点,环保更强一些,安全更有利一些,出事故的概率更加下降一些,但是不是说就可以忽略它、没有它,到处都不盖它。选择什么地方盖?现在的煤化工都是选在中西部,离人比较远的地方,实际上那些地方污染还是很严重的,甚至很多地方还是在水源地、三江源地区。很多地方我们认为还是草地,其实一看已经全部挖成坑了,没有一个地方说可以忽略污染的问题,只是人口多少的问题。

石化之所以碰到麻烦,是因为大量的石油进口是从沿海过来的。刚才说到水的问题,我们间接消费的东西都是和衣食住行密切相关的,得先把石油运到内地,找个没人烟的地方加工,再想办法把产品运回来。付出的经济代价,比在沿海就地处理好的环境代价更大了,也要付出更多的汽油、柴油。那边水的处理和净化能力就更差,造成的生态影响,可能比在沿海工业发达地区搞带来的影响更大。所以,这个事我觉得应该用非常理性的观点来看。

我们不能说现在石化厂的环保都做的非常到家了,应该说我们还有改进的余地,但是不盖就成了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不是解决方案。全世界都有一个灵璧效应,大家都说这个东西好,但是别在我的门前盖,别在我的后院盖。我觉得这是极端个人主义的扩大,我们现在碰到的不仅仅是石化问题,核电建设也有类似的问题。我们很多媒体传播的信息是不对称的,比如说到现在为止,还有人在那儿说切尔诺贝利事件影响了几百万人,有多少万人得了这个病、那个病,而且把一些和这个事故完全没有关系的照片放在一起吓唬大家。联合国环境污染委员会请了全世界安全的专家对切尔诺贝利事件进行了20多年的跟踪,2011年福岛事件出来前后,污染委员会专门发表了补充报告。报告里指出切尔诺贝利事件一共死亡了多少人?43个人,28个人是由于当时抢救事故死亡的,因为反应堆喷到天上去,必须往上盖铅块,那个等于“堵枪眼”一样,有核电厂的员工和抢救的人得了辐射病,三个月就去世了。18岁以下的人跟踪了20年,前前后后大概有20多人得甲状腺癌或者瘤,有15人死掉了。他是跟踪了500多万人,后来我算了一下,北京市得甲状腺癌的比例来讲,不比那个低。也就是说,有没有核事故人都有可能得甲状腺癌。

现在我们对切尔诺贝利事件的报道,造成大量的人都认为核电站真的是一个太危险的东西。包括福岛事件,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得辐射病的。日本为什么很难恢复?日本政府不太科学,当时他说我要把核电站以后的污染处理,处理到原来的本体状态。因为日本这个地方本体状态是比较低的,所以要真的处理到0.8是真的太困难了,但是全世界本体平均是2.7。应该说日本政府采取的所谓要处理到干净的程度是比我们现在大多数地方核辐射更低才行,要做到这一点确实是非常困难的。

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污染究竟是怎么回事,使大家从科学的角度去理解它是非常困难的,需要掌握很多知识,你要把它说成妖魔化那是非常容易的,几个人出来瞎嚷嚷就可以,一个错误的报道要辟谣、要说清楚,在现在这种状态下,大家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的情况下,你要讲清楚是非常困难的。比如PX到底是什么,说了半天很多人都不懂,需要化学常识、医学常识、公共健康卫生常识、生态保护污染常识,你才能自己判断它到底是对还是错,其他就是听别人说。核电更是如此,要把核物理学好了才能明白到底辐射是怎么回事。所以,有人用一些词汇一嚷嚷,大多数人听不懂就只好信了。

在社会主义真正要把中国建设好,如果去鼓励邻避效应那是错误的,什么都干不成。比如说垃圾处理,北京市政府最头疼的就是找不到垃圾填埋场。20年以前垃圾填埋场就是在三环、四环以外,现在你在那儿想再堆垃圾是不可能的。垃圾焚烧现在也找不到地方,但是现在每人每年扔的垃圾都是以百公斤来计算的,不处理怎么办,目前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垃圾焚烧。刚才潘老师也讲了,很多国家就是在城市里盖的垃圾处理厂,而且经过环境处理也没有带来任何问题,但中国到现在为止找个垃圾处理厂难而又难。现在没办法,把原来垃圾填埋场再盖一个垃圾处理厂,所以我们是把垃圾填埋场变成了垃圾处理厂,这个还好点,老百姓高兴了。

我们国家不但在化工问题上,在各种环境保护问题上都要防止鼓吹邻避效应,防止鼓吹极端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只顾自己不顾社会需求的观点。所有的认识首先要讲科学,现在好像只要你提出一个反对你就是英雄,说“是”就好像会处于众矢之的。我个人认为境内外有一批人中国干什么都是错的,特别是国企干什么都是坏的。这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斗争,不是一个自然斗争的问题,我个人有这么个机会。谢谢大家!

责编:王岭、卢思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