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安邦智库: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市场心理干预

2017-01-11 16:05:21来源:海外网
字号:

QQ截图20161213135032.jpg

配图

人民币汇率问题现在处于敏感时点,学者们提出的建议也越来越“雷人”,比如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李稻葵日前在《财经》论坛上表示,央行手中的人民币存量达到了21万亿美元,但外储仅3万亿美元,所以必须严格精准管控跨境资金流动,“对于不合理的、纯粹是预期人民币会贬值,把人民币换成美元的投资需求应该坚决遏制住”。他表示,政策制定者不会那么天真,“完全按市场方式管理汇率,那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在今年2月份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6年年会”上,李教授也谈过人民币稳定汇率的问题。他表示,非常坦率地讲,此时此刻汇率改革的窗口已经关闭,汇率改革需要窗口,需要外部对人民币的汇率观点比较一致,而且没有大幅度贬值的情况下,资本账户逐步打开,(保持)汇率弹性是有时机的,但现在这个时机已经过去了。跟踪形势不难发现,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的压力下,国内干预汇率的呼声不断高涨,引发的争议也同样在增加。

与人民币汇率紧密相关的另一个大问题是外汇储备。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人们谈论的外汇储备实际大都是指的一种“净外汇储备”。问题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1月,我国的国际储备货币总计为3.14万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3.05万亿美元、基金组织储备头寸和特别提款权均为0.0098万亿美元,黄金储备0.0698万亿美元。此外,在中国政府的外汇储备资产中,还有约2万亿美元的外汇资产并未列入外汇储备,甚至部分资产不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中。照此算来,中国政府能够动用的外汇资产,实际上将会超过5万亿美元。

在安邦智库的内部讨论中,首席研究员陈功谈到了对人民币汇率管理问题的不同看法。他认为,现在市场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担心,实际上只是一个强市场心理预期的问题。因此,干预的方法也应该针对资本圈的市场心理,而不应该轻易做出制度性的调整,因为制度性的调整可能引发市场更大的震动,后果极难预料,弄得不好就会适得其反。

陈功建议,可以灵活地考虑多种市场心理预期的干预操作,例如:

一是请中国高级领导人如习近平总书记或李克强总理,视察一下中国央行的金库并公开播出,以此展示中国的黄金储备。近年市场频传中国持续增加黄金储备量。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的黄金储备1823.3吨,世界排名第六。作出适当展示,可以让市场眼见为实。最近,英国也是这样做的。

二是请重量级的“权威人士”对中国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做出预测,现在距离年底没有几天了,做出准确的预测不难。事实上,中国社科院已经预测,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在6.7%,实现了年初制订的经济增长目标。不过,社科院没有指出的关键一点在于,中国经济增长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平台期”,这个“平台期”从两年前就开始了,今年就是第三年了,表现非常稳定,这与俄罗斯和印度等波动较大的经济体形成了对照。

三是展示未来中欧、中英关系可能有会有比较大的发展。可以请“权威人士”谈谈中国扩大中欧合作、中央合作的可能性,暗示世界还存在另外一极或是两极,这也是支持中国经济和货币的重要空间。

四要进一步突出“以我为主的人民币国际化路线”。这实际上是在暗示中国可以考虑调整和重订汇率篮子,突出中国世界第二强的货币地位。央行此前曾透露,汇率篮子中,美元、欧元、日元、韩元等是主要货币,虽然也有一些其他货币,美元比重低于50%,但篮子货币受美元的影响太大,没法与美元汇率脱敏,所以重订汇率篮子可能是必须的,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有助于“以我为主”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同时也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陈功强调,如果放开去找,国务院的工具箱中还有不少软的、硬的调控汇率的办法,而且都能避免对汇率采取硬调节的作法。关键是政策制订者不能按照市场节奏去操作,应该有自己的步调去驾驭市场,中国不是索罗斯那个时代的英国,这是一个13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只要这个市场的价值真正得到世界的认可,那么人民币汇率绝非一跌而不可收。

人民币汇率目前主要是受市场心理预期的影响,应对汇率问题的办法也应该以市场心理预期的管理办法为主。最重要的是,中国应该实行“以我为主的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在经济增长平稳的基础上,适时调整汇率篮子,通过自由浮动显示人民币的真实价值。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王岭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