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防止“进”的冒失,也要防止“稳”的超调

2017-01-11 16:23:26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当前,“稳”和“进”已经成为一体两面,只有稳中求进,同时进中求稳,方能在无限动态的新常态中实现稳态。我仍看好2017年,但2017年是攻坚克难的一年,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QQ截图20170109152504.jpg

配图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提出“稳中有进”,这个词立即被广泛解读。

但是如果你细细品味和研究,多半会发现许多解读都不过是变着花样在做“名词解释”,感谢中国文学的博大精深,可以让人在方寸之间有无限词汇来进行反复和重复的描绘。但结果却几乎如出一辙,那就是,在解释到底要怎么做这件事上还不如会议公报本身来得有料。

稳中求进的故事

关于“稳”,08年后,都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主题中。2011年起,“稳中求进”则正式映入眼帘,成为迄今的不变主题。2011:经济工作稳中求进。2012:继续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2013: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2014年: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2015年: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此前的上一次这么提还是在1997年,“继续稳中求进”。那也是危机重重的一年。

稳中求进是一个清晰又含糊的提法。它可以很保守,也可以偏激烈。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倾向于稳定诉求的,谁也不能否认中国发展带来的福祉,以及这种福祉的来之不易。而且,中国一直在进步,也是不争的事实。

问题只是在于,两者之间,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关系?

过去,两者可以互不打扰,因为双方发展空间的留白仍然很多。最为明显的是,想稳就稳。2002年,中国银行业本已在“技术性破产”边缘。但随着国家主导下的财务重组和股份制改造,中国成为了宇宙大行的诞生地。这似乎也是在说,稳才能进;同样明显的是,想进就进。1995年至2002年期间,国有企业实行“关停并转”,下岗职工高达千万。但随之国企运营和国家经济均迎来了新气象。这似乎也是在说,进也能稳。

所以,那时并不需要特别强调“稳中求进”。一句话说三遍,一定是因为这件事很重要,一句话说六遍,一定是因为这件事很重要,而且很难。

想稳却不能稳

难在哪儿呢?想稳却不能稳。

中国经济稳增长压力很大。首先是出口承压不小。2016年,全球贸易增速创2009年以来最低水平。不仅如此,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2016年上半年,中国出口产品遭遇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同比上升66.67%,涉案金额上升156%。企业普遍反映外贸形势总体更加复杂、严峻,困难且有加剧的趋势。

当然,这是受全球经济前景仍旧不明的影响。

内部投资的压力也很大。民间投资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占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但增速从过去30%的峰值下滑至当前的3%左右。2016年,民间投资增速已经比公共投资下滑得更快,有些地区已经降至负数。

当然,这可能是改革调整的过渡状态。

社会经济更有压力。互联网成为市场流动性的催化剂,突破着市场桎梏,市场管理的难度随之加大。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使P2P从炙手可热的红人变成了闻之色变的黑户,各种突破监管或者原本就没有监管的“创新”在泛滥,许多事物不知该如何界定,更教人迷茫不知所措。

全球经济或不好,改革或有阵痛,但市场欢腾、信息畅通、技术创新,都是妥妥的好事和进步啊,因此,关键其实在于,它们都是历史进程的一个阶段,都是我们市场发展到此的一个必经过程,无论是外界或者内生,从“稳”走向“不稳”,只是因为我们的进步,使得世界更为宽阔,我们也更为丰富。所谓复杂和“不稳”,是不可逆的。我们必须改变“稳”的概念,接受“稳态”的观念。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