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2017在撕裂与矛盾的世界里回归常识

2017-01-26 11:11:00来源:海外网
字号:

QQ截图20170126111815.gif

配图

按照惯例,每一年都应该有一句话来总结,我当时对2015年的概括是“傲慢跌倒的一年”,现在对于2016年,我认为是“撕裂与矛盾的一年”。

何为撕裂?

逆全球化愈发显著,全球贸易总额持续下滑,各类国家商品贸易占GDP比重几乎回到2009年金融危机水平,此谓贸易的撕裂;民粹主义抬头,英国脱欧公投成功、特朗普意外当选、意大利总理辞职等,所有政治倾向与底层诉求都指向一个越发不合作的环境,此谓合作的撕裂;极端宗教主义势力猖獗,暴恐频发,其范围已从中东非洲扩散到美国、法国本土,死亡人数超过100人的恐怖袭击事件数目从过去三十年均值仅为4.2次的水平陡升到20余次,此谓安全的撕裂;黑天鹅事件频发,不确定因素过多,市场对于未来全球利率、经济增长、货币政策的分歧比起以往都有要大,此谓定价的撕裂。

何为矛盾?

以传统的理论框架、传统的思维角度去看待今天的问题会遇到很大的挑战,在最近两三年和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会存在两个明显的矛盾。第一个矛盾是实体经济的逆全球化和金融投资的更全球化;第二个矛盾是经济周期是平的,没有心跳,而资产轮动却非常快,甚至心惊肉跳。

2017年,投资者如何更好的活下去?

展望2017年,不确定性事件依然密集,若想举重若轻,跳出短期以中长期视角重新审视这一切将会变得格外重要,在撕裂与矛盾中尊重常识是未来资本市场生存的重要法则。

首先,我们不妨回过头来,从全球这个角度先梳理一下。长期来看,全球需求能否实现趋势逆转需要观察四个重要因素,人口(有一个足够经济、人口体量的国家释放人口红利),技术(足够颠覆式的技术革命),战争(短期内爆发较大规模的战争),合作(比较优势的互补共同提升全球整体福利),结合这些因素的分析,有如下两个判断:第一,需求的长期弱化没有发生逆转,我们看到的货币转财政造成的需求反弹只是中期拐点。第二,经济基础的动能弱化会明显反作用于上层社会和意识形态,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趋势。

其实到这里,一切就有了个明朗的逻辑线条,以上那些撕裂的特征与矛盾的现象其实反应的是全球进入了新的政治经济周期:经济下行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从经济下行的矛盾扩展到上层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的变化,进而使得世界板块发生了碰撞,世界格局发生了改变,全球更加保守。无论是欧洲、美国还是中国,都在发起经济下行带来的政治社会形态转变的讨论,而这种价值观念和思想意识的讨论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快速传播,促进了集体一致行动的形成,权利意识觉醒与利益诉求强化在这样的一致行动下真真切切的开始改变了世界。

总而言之,流动性泛滥只能推迟问题不能解决问题,停止流动性的加码转向财政政策的实施,虽然大有刮骨疗伤之意,但在当前复杂的全球经济体系下,一旦有闪失也将会是一场灾难;寄希望于单个政治人物推动的政策改革,也考验着全球政治框架的牢固程度。这都是全球面临的共同问题,遗憾的是,眼下没有理论可以参考来解决这些问题。

过去这些年,很多资产昙花一现但转瞬就被金融市场遗忘,我们眼看它起朱楼,眼看它生泡沫,眼看它楼塌了,最终凄凄然的固化为研究报告中的一张走势图表,但我们不要忘记,每一波泡沫破裂的都伴随着千千万万投资者的财富蒸发甚至是鲜血的迸溅。

对于投资者而言,如何在不确定的世界里,更好地活下去?回归常识是必然。什么是常识?无论什么资产价格涨多了是会跌的、投资股票要看企业盈利的、一致性预期往往是错的、投资决策是需要独立的、盲目跟风是会付出成本的,此谓常识。

不要迷信成功者,成功者的经验大多不可复制,其核心也多不可为外人道也;不要嘲笑别人,无论预测错误还是投资失败,都要从别人那里吸取教训。这既是写给投资者的话,也是写给我自己的话,应如是住,如是降服其心。

(作者管清友,民生证券总裁助理、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宏观研究员。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IMI财经观察”。)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