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姚洋:中国不能抛弃小农经济

2017-02-15 13:59: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著名学者乔万尼·阿里吉在其最后绝响《亚当·斯密在北京》一书中,对中国的崛起进行了极具洞察力的分析。他的观点之一是,中国的崛起是中国重视人力资本积累的结果。

上述观点否认了“中国在过去三十年依靠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发展出口导向型经济,从而获得高速增长”的经典说法。阿里吉认为,中国在当下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体系里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不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而恰恰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素质比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高。

但该结论却隐含了一个经济学悖论:中国的劳动力数量巨大,而资本相对稀缺,按照经济学原理,中国应该提高资本产出效率、而不是提高劳动力产出效率(如提高人力资本水平)。那么,是阿里吉错了吗?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认为,解答这个悖论的钥匙,在于理解小农体系下不同的劳动分工格局。他指出,东亚小农体系下的劳动分工并不明显,一个小农家庭就是一个完整的生产单位,就像当代企业一样,它要预测未来的市场行情,制定作物生产计划,理解生产的全过程以及影响生产的外在因素、特别是气候,规划劳动力投入,然后掌握在市场上出售产品的时机。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完整的消费单位,在生产技术低下、产量不高的情况下,它必须谨慎地计划一年的消费,保证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一家人不至于挨饿。在经济学上,这叫做多任务问题。要解决这样的多任务问题,需要极丰厚的人力资本积累。

因此,姚洋认为,中国的小农经济是回应中国紧张的人地关系的自然结果。它看似落后的生产关系,却孕育了中国社会对知识的重视,当中国融入当代资本主义体系之后,这个趋势的优势显现出来,成为促成中国经济赶超的重要原因。

在此基础上,姚洋结合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当前人们对于规模农业和小农经济的理解误区做出了澄清。

新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锁定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的核心之一是在降低农业的生产强度。这一政策方向是对的,降低农业耕作强度,有利于农村生态环境实现自我修复,尤其是中国北方水源缺乏,对土地的污染非常严重。为实现这一目标,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出路在于农业规模化、农民组织化,小农经济已然过时。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前中国仍有超过2亿户“人均一亩三分、户均不过十亩”的小农,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小农经济对中国发展的历史作用。

小农经济过时了吗?

小农经济在中国始于南宋,这跟北宋灭亡、人口大量南迁有直接关系。北宋时期中国的农村经济带有明显的农奴制特征。从《水浒传》玉麒麟卢俊义的家世就可看出,他家资丰厚,是名副其实的大地主,他的私人军队实际上都是他的庄户。这些庄户本质上属农奴,只不过相对欧洲农奴人身更为自由。北宋灭亡之后,人口南迁,人多地少,土地压力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中国最早的小农经济。可见,小农经济有其自身的发展逻辑。

中国经济史著名学者李伯重认为,直到清代,以小农经济为代表的中国农业仍然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清代代表了全世界农业文明的顶峰。在这个时期,小农经济在中国已发挥到极致。

全世界范围内小农的单位面积产出是高于大农场的,比如日本粮食的单位面积产量就高于美国,这跟日本小农经济有直接关系。小农经济在以日本与中国为代表的东亚长盛不衰,是历史理性的选择:人口密度大土地少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经济形式。

在现代社会,小农经济常常背有“恶名”,一般观点认为它阻碍了工业化进程,但是一直没有人在理论上把背后的原因说清楚。新中国建立后,中国不少人也认为小农经济落后,主张以社会化大生产的学派否定小农经济,其理论基础仍然缺乏现实依据。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