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落实关键经济目标有赖银行业回归“正道”

2017-03-06 19:05:06来源:海外网
字号:

QQ截图20170306192053.jpg

配图

在3月5日开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作了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在报告中,中央政府将今年经济增长目标设定在6.5%左右,并提出了多项关键工作目标。在安邦智库看来,这些目标的实际落实情况,都有赖于银行业适应形势新变化,调整发展方向以及服务实体经济的效果。

今年提出的6.5%左右的经济增速目标,位于去年提出的6.5-7%经济增速区间下限。各界普遍认为,这从某种意义上体现了宏观调控的底线思维,避免出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受限于GDP目标,给政府松了绑。同时,报告在GDP目标之后,加上了“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这样的表述,也显示中央将力争实际增长略高于底线目标,为2020年实现两个翻番目标预留更多空间。

政府工作报告还部署了多项经济任务,其中几个关键内容包括:1)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比去年目标增加了100万人;2)扎实有效去产能(包括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等),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推动企业兼并重组、破产清算;3)积极稳妥去杠杆,强化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财务杠杆约束,逐步将企业负债降到合理水平;4)增强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5)持续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升级,促进机会公平和社会纵向流动。而宏观经济增速目标反映在金融政策上,则是首次明确“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M2目标也由上年的13%调降至12%。工作报告表示,要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利率水平,疏通传导机制,促进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实体经济,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

可以看出,这几个目标的落实,实际上都与银行业的表现息息相关。大量新职位的增加也好,创新创业也好,都系于众多的中小企业以及新创公司身上。而创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风险极大的事情,超过8成捱不过最初5年,剩下的两成中又有八成在5年后倒闭。而中小微及新创公司最需要的就是营运资金,除了自有资金外,在国内就主要依赖银行信贷。但他们都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过高的借贷难度和成本,直接影响就业情况。

反观杠杆率高企的国企和地方政府部门,由于政府、银行的政策倾斜,以及政府企业的软预算约束,他们是银行最主要的放贷对象,吸收了绝大部分金融资源。很多银行明知道企业是低效企业甚至是“僵尸企业”,还继续向其放贷,以便于企业借新还旧。盲目补贴和盲目贷款的结果,就是社会整体杠杆率越来越高。

安邦智库认为,我国金融业十多年来有过度发展、过度创新之虞,其中银行业累积了不少的问题,是各类显性、隐性金融风险的主要源头。此次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尽管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影子银行、不良资产、债券违约、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要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而新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亦指出,国内部分银行存在“干活不弯腰”、“坐地收钱”、“只收费不服务”等“官商”作风,“银行总是能找到最省力,而且不太负责的盈利模式”;市场研究能力和风险识别能力有待加强,须在有效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开展金融创新。尽管他表示银行业的整体状况还是比较健康的,有一些不良贷款的反弹是正常的。但银行业的真实坏账水平肯定比官方公布的数字严重得多,而且银行业有大量的表外、同业业务创新,是国内资产泡沫的重要诱因,严重放大了潜在金融风险。

今年对银行业来说,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适应形势变化,既要控制好风险,又要支持稳增长、稳就业、去杠杆。从政府工作报告内容和监管动向来看,今年有几项工作紧迫而又重要,包括:1)加大资产证券化和债转股力度,减轻银行坏账压力;2)限制资金流向虚拟经济,整顿资管业务,各项业务入表;3)减少对低效无效国企特别是僵尸企业的放贷,防备债市风险;4)适度控制按揭信贷,抑制楼市投机泡沫。这些都有助于给银行缓释风险提供时间和空间。目前,一行三会正起草资管业务统一监管标准,银监会也对银行大幅提高了同业资产风险权重,并可能允许银行新设立“债转股”资管公司。

可以肯定,今后有很多业务将不允许银行再搞,资源投放将更强调合规。银行机构也要调整自身业务,认真思考融资体系如何回归政策认可、监管许可、市场接受的“正道”,而不是过去玩资金批发的“偏门”。需要银行把金融资源的使用,转向政策鼓励、同时有市场回报的实业投资方向上来。同时,我国也在加快重构金融监管体系,以便对银行等金融激斗的风险能看得清、看得透,摸清风险底数,填补监管漏洞,切实防控金融风险。相信这方面的变化趋势及前景将更加清晰明显。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稳增长、稳就业、去产能、创新创业等经济目标,都有赖于银行业控制好自身风险,调整业务方向,把金融资源更多投向实体经济。银行机构应认真思考融资体系如何回归政策认可、监管许可、市场接受的“正道”。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王岭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