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安邦智库:高房价正抑制着中国向消费社会的转型

2017-04-18 11:40:36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中国社会正在从投资驱动的经济向消费驱动经济转型,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以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将会抑制国内的消费增长,由此产生的居民债务压力将对个人消费形成不小的挤压作用。

QQ截图20170220083223.jpg

配图

中国正在致力于推动经济由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转型,不过,以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对消费的抑制作用却日渐明显。在北京、上海等房价高高在上的一线大都市,这种趋势已经显现。

2016年,北京、上海这两座城市的房价同比上扬20%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为6.5%和8.0%,降至多年来的低点。北京服务业企业2016年的利润同比下降11.3%,其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产业的利润降幅更是达到24.4%。同一年,上海服务业合计利润同比增长1.4%,但上述消费者敏感型行业的利润却惊人地下降57%。2016年,全国零售消费总额维持了10.4%的增速,2017年的前两个月涨幅只有9.5%。《上海证券报》的调查显示,今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估计为9.75%。这意味着,国内消费增长开始稳步放缓至个位数。

在中国的大城市,消费增幅放缓与居民购房及房价上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瑞银汪涛等人发布的报告称,如今在北京、上海、深圳与广州买一套房,估计通常要花掉一个家庭年收入的约17倍。而在多数发达经济体,这个倍数为4-6倍。中国居民的薪资涨幅根本赶不上房价涨势,2016年,北京平均房价跃升至32.6%,当地人均收入可支配收入为52530元,同比增加8.4%。2016年,上海住宅物业市场在政府干预下需求仍然强劲,成交均价同比上涨19.0%,土地平均楼板价同比上涨87%至历史新高;而2016年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305元,同比增长8.9%。在同为一线城市的深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从2011年开始不断下滑,2011年至2016年分别为17.3%、16.5%、12.3%、9.3%、2.0%、8.1%;而同期深圳住宅均价涨幅分别为11%、-9.7%、23.3%、2.6%、40%、35.2%。消费与房价变化表现出明显的负相关性。

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对于许多中青年家庭来说,如果不借上一大笔债,基本上别想买房。有分析人士表示,高房价或许让人觉得大家都很有钱,但债务负担却在限制消费。房贷会吞噬许多买房者的大部分收入和储蓄,他们用于其他支出的余钱所剩无几。彭博《商业周刊》曾采访一对年轻夫妇,他们于2016年在北京购买了一套114平方米的住宅,贷款550万元人民币,并向亲友借了100多万元。如果按550万元的贷款额、30年的按揭期、4.9%的贷款基准利率来计算,这对夫妇的月供约为29200元。以目前北京一般中产阶层的收入水平来看,只有家庭年收入达到50万元,才能承受近3万元的月供。而家庭年收入达到50万元,无论在中国哪座城市都应该算作中产阶层里的中高收入群体,这个群体无疑是少数人。很显然,一个家庭一旦背上如此漫长而沉重的房贷压力,他们的消费开支将维持在较低的“必须”水平上,很难指望有足够多的消费开支。

分析本世纪以来北京、上海的消费增长可以发现,在2000年至2015年的16年中,京沪两市多达15年的消费增长落后于全国水平,且自2004年以来就一直持续落后,在2000-2008时期平均落后全国1.5个百分点,2009-2015时期平均落后全国2.7个百分点,呈现差距扩大趋势。而这段时期也正是一线城市房价脱离全国平均水平加速上涨的时期,如果剔除人口流入因素,京沪消费增长落后于全国的程度将更大。

虽然一线城市在中国只是少数,但从全国来看,也呈现出收入增速低于房价增速的特点。官方统计显示,2016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同比名义增长8.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3%。据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的统计,2016年1-11月份,全国商品房成交均价7546元/平方米,同比增长10.6%,房价涨幅创近7年最高。按照这种趋势,房价与收入增幅的差距在不断拉大。

房地产和高房价已经成为牵动中国普通民众、投资者和决策高层的持续热点话题。在宏观上来看,以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上涨,不仅在中国制造出了一个极其庞大和普遍的资产泡沫,而且对中国普通居民的消费产生了比较明显的抑制作用。虽然中国居民的住房拥有率已经不低(据称已高于70%),但由于中国广泛存在的人户分离,以及家庭的世代分蘖(新的家庭不断出现),静态的住房拥有率不能完全代表新增的跨地域购房需求。这种情况下,高房价对于消费的抑制作用将会长期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高房价资产泡沫带来的资产收益并未很好地转化成国内消费,相当一部分流到了国外。国际金融协会(IIF)在2017年2月发表的报告估计,2016年中国资本净流出7250亿美元,达到历史高点,如果外资将获利汇出,中国的资本流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IIF报告估计,2017年资本净流出规模料为5600亿美元,如果将错计及漏计的中国居民汇出资本包含在内,中国的资本外流规模可能高达1万亿美元。虽然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但观察中国的外储下降和资本外流,可以肯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外流资本来自中国的资产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

中国社会正在从投资驱动的经济向消费驱动经济转型,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以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将会抑制国内的消费增长,由此产生的居民债务压力将对个人消费形成不小的挤压作用。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