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百日维新”胜算几何?

2017-05-08 09:38:2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特普朗的三招斧头招,虽说表面看去虎虎生风,但后面却是危机四伏,真是“行路难,归去来”。弄不好,特朗普总统还真可能被弹劾下台。别忘了,百日维新中,内政之外还有外交。

QQ截图20170508094753.jpg

文配图

转眼间,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先生上任已经百天了。作为史上最有争议的美国总统,他的治国理政充满了不确定性。更准确的地讲,特朗普总统治国方针最大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性,总是力求标新立异。那么,维新百日,总统先生到底做了什么?成效又几多呢?

先来看内政。三月新政,特朗普的三招程咬金斧头分别是:立法、医改、减税。这其中就目前来看,做得最成功的就是立法。最近,参议院通过他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顺利地任命尼尔·戈萨奇为最高大法官。不过,通过是通过了,也是一波三折。如果他及共和党人没有动用手中“简单多数”的权力去修改任命规则的话,如果他们不粗暴取消参议院在审批大法官提名时可以动用“程序性阻挠议事”的规定的话,戈萨奇最终是否能顺利过关的话还是不得而知的。不过,正如斯大林所说的,胜利者是不受审判的。任命大法官这事案特朗普的确是赢了一局,从此共和党人基本控制了参议院、众议院和最高法院,全国江山一片红,都是共和党的天下!

特朗普的第二把斧头是废除奥巴马医疗改革方案。可以说,特朗普对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一点面子都不留,对奥巴马八年执政的诟病并没有因为奥巴马的下台而偃旗息鼓,这里面,除了党争以外,可能也很难排除个人恩怨。有传闻说,特朗普之所以横下一条心,出来跟希拉里争总统,最初的动机竟是因为之前参加白宫年度宴会时,跟奥巴马打招呼,对方视之为无物。以特朗普天马行空的性格,那受得了这怠慢。当然,该段子是谣言还是史实,已不太重要。作为奥巴马任内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奥巴马医改方案,特朗普又岂能手软?

要理解特朗普为何要废除奥巴马医改,必须弄懂奥巴马方案的核心内容。主要有两点。从需求方看,奥巴马医改方案强调全民购保。穷人没钱则政府补贴掏腰包,帮助买保险。富人有钱不投保则处以罚款,罚金为收入的2.5%。从供应方说,保险机构不能随意提高老百姓的保费,更不能以健康理由拒保。很明显,奥巴马医改更强调的是公平。也正是这个特征,奥巴马本人也被特朗普贴上“社会主义者”的标签,他尤其反感强制要求人人必须投保,认为这触动了保证老百姓有自由选择的底线。

不过,特朗普的所谓新医改方案并没有太多新的干货。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已估算,如果真的来个霸王硬上弓,直接废除奥巴马方案,那么,将有超过3千万老百姓没有医保。看来,娜拉出走之后该怎么办?特朗普也开不出普世良方。难怪乎,他的提案光在共和党内部就反对声音四起。虽说老特长袖善舞,在最近的众议院投票中,拿到了217票,以多于一篇的微弱优势通过了。但是,该方案能否最终通过参议院投票,估计还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内政的第三把斧头是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改善基础设施。这当然是标准的凯恩斯套路,但此时此刻在美国却是非常待见的。先来看减税。4月底,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和白宫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一本发布美国有史以来最大力度的减税计划。对企业而言主要有三个变化。首先,企业所得税率从35%下调到15%。其次,改变全球课税机制。美国企业在国外取得的收入在国内存款不必争税,这样,美国就步开罗群岛、维京群岛,成了新的避税天堂。当然,美国可不是莞尔小国,而是占全球GDP四分之一的泱泱大国。这样一来,可以想象有多少资金会往美国跑。从这个角度看,美元也就有了长期升值的基础。第三,减低企业利润汇回税。原来美国企业在中国挣了钱,汇回美国的真金白银会被美国政府拦腰砍断,征收35%的收入税。现在,雁过拔毛还是有的,但税率已经大大减低了。你说,这样一来,美国跨国公司还不高呼特朗普万岁?

更令美国中等阶级雀跃的是对个人所得税的调整。首先,把先前7档的个人所得税调成3档,总体而言,减低了普通老百姓的税负。第二,取消净投资所得税,原来奥巴马时代的投资所得税有“劫富济贫”的性质。年收入高于20万美元的富人投资的话得交投资所得税3.8%,现在通通免了。这样一来,富人也有了再投资的积极性,富人是“有恒产者有恒心”,想变得更富。不过,税收改革也不是没有负面的东西。比如说取消遗产税。这样一来,或许富真可过三代。此间乐,不思蜀。富家公子就不见得还有动机去打江山,而不是坐享其成了。或者原来严重腐蚀19世纪的大英帝国经济活力的食利阶层又会在21世纪的美国死灰复燃。不过,这个可能的负面影响比起其他减税措施所带来的正面影响,毕竟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瑕不掩瑜。

至于基建措施,到目前还是雷声大雨点小。美国华裔交通部长赵小兰曾表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规模的基建措施将是特朗普执政第二个100天的看点所在,有关基础设施发展的立法计划大约会在5月底隆重登场。未来十年时间,美国将会增加1万亿美元的政府支出,当然,这其中还包括最离谱的修建美墨边境墙等基建项目。其中仅修建美墨边境墙一项计划,就需要耗资216亿美元。不管如何,万亿美元的头寸,力度远大于中国当年为走出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四万亿人民币投资。如果真的如此,自然是皆大欢喜。毕竟,通过“铁公鸡”一可以拉动经济,二可以创造就业,三是可以拉部分反对全球化选民的票,特朗普当局何乐而不为?

所以,目前看,特朗普的“凯恩斯”号炮弹是打响了。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减税也好,增加政府支出也好,关键是谁来买单?钱从何来?以目前特朗普公布的税改方案来看,未来十年光是这一斧头招就会使美国减少财政收入5.5万亿美元,再加上1万亿美元的政府支出,就是6.5万亿美元。这个缺口有多大?简单说,大约相当于四成美国的GDP,或者说是比日本的GDP还要大。这可不是个小数,不可等闲视之。

当然,如果平摊到每一年的话,年均负担不足万亿美元,似乎也不必太大惊小怪。但别忘了,目前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达到19.85万亿美元。为防止美国政府关门,4月底美国参众两院好不容易达成同意增加1.1万亿美元法案的协议。这样一切顺利的话,美国政府可以再惨淡经营多半年。那么,又有谁敢说,这每年近万亿美元的支出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看来,特普朗的三招斧头招,虽说表面看去虎虎生风,但后面却是危机四伏,真是“行路难,归去来”。弄不好,特朗普总统还真可能被弹劾下台。当然,特朗普先生可不是陶渊明先生,自不愿就此隐去。百日维新中,内政之外,还有外交。

(作者余淼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责编:刘琼、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