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推动贸易全球化 做实“一带一路”合作

2017-05-19 10:53:3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一言以蔽之,推进贸易畅通、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具体措施是做实“一带一路”合作的重点所在。倘若这些措施都落地的话,那么就“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各国合作共赢蓝图早晚会实现。

QQ截图20170519115019.jpg

图片来自网络

在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中国就“推进贸易畅通”与来会的多个国家就深化贸易便利化作了深入的探讨,并提出了具体的合作倡议。可以说,这是推进“一带一路”国际经贸合作的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

中方的贸易便利化倡议可以说是干货满满,力度之大,覆盖范围之广,可以说都是空前的。先来看进出口贸易。过去三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未来五年,中国准备增加进口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要在五年内实现进口翻一翻,这个力度可以说是非常可观的:目前中国的进口总额也就是2万亿美元的盘子,相当与全球第七大国家-印度的经济总量,已经占了全球进口的一成以上。如果换成GDP,中国要在五年内进口一个印度。

中国五年内大幅度地增加进口,对已对贸易伙伴都是互惠双赢。中方增加进口,对一带一路的贸易伙伴而言,自然就是扩大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出口。一方面有利于扩大他们的贸易顺差,同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事实上,过去三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对中方而言,增加进口虽然会减少贸易顺差,但目前我国已有三万亿外汇储备,每年过多的外贸顺差其实给国内造成了一定的通货膨胀压力。所以,适当地减少贸易顺差其实是有利于中国宏观经济的。从微观层面来看,更多的进口带来了更多可供中国消费者选择的消费种类。市面上各产品的竞争也激烈了,自然出售价格也被杀低了。老百姓可以买到物美价廉的产品,何乐而不为?

当然,进口增加对一部分企业、行业会造成冲击,短期内企业可能会感受到竞争压力;但从长期来看,企业可以化压力为动力,努力提升产品附加值,提升产品质量。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从“一带一路”贸易伙伴,特别是东盟国家多为进口原材料、中间品,这样,我国进口关税的下降、贸易便利化的推进其实相当于降低了为中国企业节约了进口成本,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提升了企业的利润。所以,企业其实也是贸易全球化的获利者。

事实上,最近笔者利用制造业企业和海关的大数据研究发现,贸易自由化对提高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非常明显。其中,原材料中间品的进口关税减免对企业有明显的成本节约作用,因而企业能够留存更大利润,从而有效地提高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换句话说,经济全球化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该发现也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笔者并有幸因此获得英国皇家经济学奖。

中方的第二个具体倡议是振兴相互投资。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未来五年内,中国准备投资再翻两翻,对“一带一路”相关经济体达到1500亿美元。这个数是什么概念?去年我国的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约1450亿美元,占全球直接投资的9.9%。就是说,五年之内我国对沿线国家的投资要在目前的基础上翻一翻。力度之大,自不言而喻。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增加对沿线国家经济的提升有明显的正面作用。第一,就投资类别而言,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多为绿地投资,具体又可分为两类,一是基础设施类投资,比如中铁建和中信联合在北非修建的长达1216公里的高速公路,西起摩洛哥,横跨阿尔及利亚,东达突尼斯。这类投资大大地改善了东道国的基础设施,“要想富,先修路”,好的基础设施对降低东道国的交通运输成本、提高贸易效率、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作用自不复赘言。

值得特别强调的是第二类对外直接投资,成本节约型的企业对外投资。过去15年,我国的工资大幅上涨,劳工成本明显增加。在劳力密集型产业,相对于亚非拉许多发展中国家,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比较优势。比如,目前广东普通蓝领工人的月工资大约三千多块,而北非的埃塞俄比亚工人工资折算成人民币,只有252块,不到东部沿海省份的一成,而他们工人的劳动生产率也有我国工人的一本左右。相比之下,埃塞俄比亚在劳力密集型产业就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正是洞察到这个商业“秘密”,生产鞋帽的东莞华坚公司才在亚的斯亚贝巴雇了3000当地工人。像华坚这类劳力密集型企业为节约成本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投资,并不是个偶然的事件,而渐渐成为一种潮流。到目前为止,已有近2000家中国民营企业到非洲去投资,并雇佣了大量本地工人,帮当地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当然,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中方企业的海外利润也相当可观。

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去绿地投资自然是好事。但如果当地工人没有生产、管理经验,小到无法有效使用复杂到机器设备,中到企业管理模式落后,大到国家官员缺乏经济发展的宏观战略布局,则可能就会事倍功半,甚至南辕北辙、无的放矢。为此,商务部提出了第三个重要倡议,促进“一带一路”国家的包容可持续发展。具体地,这中方将为沿线经济体提供一万个来华研修和培训名额,培训他们使用先进的机器设备和管理经验。真正做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事实上,早在2015年在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的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就倡议设立南南合作和发展学院,促进南南国家深度合作。去年,习主席的这个设想已经成功落地。在商务部的大力支持下,由笔者单位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承办,专门成立南南合作和发展学院,并已经完成一期招生,有来自“一带一路”沿线27个国家的48名学员在北大攻读国家发展硕士或博士学位。其中有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部长,也有来自中亚各国的年轻学员。上个月,我们更是专门到赞比亚、津巴布韦面试新的学生。当地来参加面试的官员可谓是趋之若鹜、求学若渴,光是津巴布韦总统办公室就有五位高级官员参加面试,他们都很迫切地想学习中国发展经济的经验,努力把本国经济搞上去。

一言以蔽之,推进贸易畅通、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具体措施是做实“一带一路”合作的重点所在。倘若这些措施都落地的话,那么就“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各国合作共赢蓝图早晚会实现。

(作者余淼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副院长


责编:刘琼、郑青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