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智库: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7-05-19 15:10:00来源:海外网
字号:

QQ截图20170523151315.jpg

网络图片

人民币国际化已是中国确定的战略,不确定的只是行动的时机与节奏。早在2009年3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就撰文称,需要考虑创造美元之外的“超主权”新储备货币。这反映了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学术界和政策圈对于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反思。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也曾指出,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是造成全球失衡的重要原因。诚然,美国提供了全球稀缺的国际安全资产,其他国家也纷纷采取各种政策来实施外向型发展战略,结果一方面美国储蓄不足,可其他国家却是储蓄过剩。另外美元作为全球主要的融资货币,美国的经济和货币政策周期也深刻影响到其他国家的经济走势。现实中,一旦美元利率开始上升,随之而来的资金流出,就会使得新兴经济体金融风险上升,进而对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损害。

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不仅在全球经济治理上造成问题,而且对中国长期经济发展带来限制。当前,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若以实际购买力计算,中国可能已经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并在进出口总量上与美国不分伯仲。姑且不说由美元结算带来的汇兑损失和手续费,在外储管理和货币、汇率政策上付出的巨大成本也显得越来越不经济。在国际上,德国、日本长期受困于储蓄过剩的前车之鉴也引起了国内政策界的重视。因此,自2010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渐成为中央的重要目标。即使近来人民币汇率形势相对严峻,中央仍然提出“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的政策定位。

可是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复杂问题,它不仅存在经济上的维度,还存在国际政治上的维度。因此,中国需要寻找时机,适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如果实施得当,不仅有助于推动自由贸易,而且对人民币国际化也会有所帮助。近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1)“一带一路”可支持人民币国际化跨越“周边化”阶段,进入“区域化”进程,从而往“国际化”的目标更近一步。(2)“一带一路”将促进人民币贸易圈和投资圈优势形成“网络效应”,促进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和对外信贷需求快速增长。(3)“一带一路”将满足国内优势产业海外发展的需求,比如基建和电子商务。在此过程,人民币结算将可以减少汇兑损失和相应费用,与此同时,如果中国相应的商品供给逐渐进入“一带一路”国家市场,极有可能形成更多的以人民币结算的货物流、服务流、资金流循环。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仅有对外的一面,它更是包含国内经济金融态势的复杂过程。一般来讲,国际货币需要承担三种职能:第一是国际贸易的计价和结算工具;第二是因计价和结算产生头寸,为安排头寸成为投融资工具;第三,成为一般支付手段,具有价值承担功能。这些职能的完成,都要求国内有相匹配的金融体系,并且人民币要全面可兑换。可目前,正如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所说,人民币当前的国际使用并不完全具备上述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国际化将对我国宏观经济政策带来挑战。其中一个显著信号就是,未来我国国际收支逆差的压力将越来越大,甚至可能产生长期持续性的国际收支逆差。这是因为,人民币国际化如果真正达成,海外非居民将会对人民币资产产生持久净需求,这将带来我国资本账户持续逆差。如果资本账户方面的流入压力过大,将可能使得人民币汇率偏高,压缩一些低利润行业的生存空间,从而对我国经常账户带来负向压力(当前美国经济的经常帐、资本账长期逆差即受类似因素影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Michael Pettis曾表示,日本等国为什么对外国持有本国国债有所抑制的一个原因,就是担心其对于本国国际收支的影响。因为一旦国际收支出现持续逆差,国内经济中的总储蓄将不足以为总投资融资,从而使得本国的负债水平上升。而如果政府强行压低负债,将可能危及投资增长,进而拉低经济增长。央行副行长易纲5月14日也谈到,现阶段扩大丝路基金规模非常必要,他还着重强调要进一步发挥丝路基金的杠杆撬动作用,更好地调动沿线国家资源和国际金融机构的资金。这可能也是政策层对于宏观政策挑战的提前准备。

虽然人民币国际化挑战重重,但它的战略作用十分明显,而且在政治上,也会有助于形成国内金融体系改革开放的激励结构,减少国内金融市场改革的阻力。此外“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的结合,将可能持续增加海外的人民币需求,从而起到支撑人民币汇率的作用。

当前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金融体系,是一些全球经济问题的重要原因。人民币国际化一方面为上述问题提供一种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满足了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诉求。但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复杂进程,不仅需要宏观经济政策上适应,还需要国内金融体系改革予以配合。总之,人民币国际化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