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十周年世界经济出现了什么变化?

2017-05-23 16:45:51来源:海外网
字号:

如果最近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从美国次贷危机算起,那么今年将是金融危机十周年。

2007年5月,虽然已有迹象显示美国房价下跌可能会给抵押贷款机构带来危机,但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表示,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市场的问题不会损及美国经济或银行体系。现在看来,那是一次极大的误判。如今正值金融危机十周年,世界经济似乎仍然在复苏的道路上颤颤悠悠。美国4月失业率达到4.4%,位于十年最低点,但薪资水平却只在缓慢增长。欧洲方面虽然经济增长在提速,但希腊债务危机远未结束,新一轮纾困方案仍在商议。日本情况也不确定,其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仍不稳定,其央行庞大的资产负债表也给正常化货币政策带来风险。中国虽然在危机中凭借庞大的刺激计划,维持住经济增长,但现在仍苦于控制肇始于此的债务风险。如此看来,十年过去了,世界经济增长前景仍不明朗,可在此表象下,整体经济的基础性因素有何变化呢?

首先,在生产力提升不振方面仍未有太大改变。世界经济危机后不久,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就发现,此次金融危机对于劳动生产率的打击远超以往危机。2016年美国劳动生产率仅比2015年增长了0.2%,可此前的2015年增长0.9%,2014年增长0.8%。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劳动生产率环比下降0.6%,可此前市场仅预期下降0.2%。一些学者认为这可能与新技术革命的特质有关,如美国经济学家戈登就指出,长久的技术积累,已经让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技术革命对经济的提升作用减少。可也有学者和政策制定者认为,危机后的低利率会对生产率产生副作用。比如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就表示,英国央行自金融危机以来实施的超低利率,可能已对生产力造成一定伤害,因为为了避免失业率上升,他们容忍了僵尸企业的存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表示,其上任以来,没有多少日本企业倒闭。可其背后究竟维持了多少僵尸企业,也要打出大大的问号。

其次,金融市场仍是风险积累的策源地。在此次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德国、中国等储蓄过剩国家将其储蓄通过多种途径转移到其他国家,形成前美联储主席所说的“储蓄过剩”。由此产生的低利率环境,促成了金融杠杆不断累加,相关金融衍生品不断壮大,美股、房价等资产价格不断走高。据英国《经济学人》测算,2007年5月,美国股市的周期性调整市盈率(以过去十年的平均盈利计算)达到27.6倍,这也达到此轮周期的峰值。可在危机发生后,各国央行通过QE等措施大量投入流动性,大幅降低利率。目前,美国股市的周期性调整市盈率已经飙升到29.2倍,超过十年前的水平。如果将此高估值和上述可怜的劳动生产率增幅结合起来看,美国企业的未来长期盈利能力仍然堪忧。但是短期内,由于特朗普政府承诺将对公司利润进行减税,这将使得公司有更多利润可用于支付股东红利。这也直接推升了股价,更进一步推升了公司市盈率。但是近来特朗普麻烦不断,美国工资又增长乏力,未来股市是否会发生反转也渐成疑问。基金管理公司GMO的杰里米·格兰瑟姆也认为当前美国资本市场现状反应资本主义当前的运作方式有问题。

再次,国际上对于西方政治现状的质疑有所增加。正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所说,“政治和经济从来没法分开,经济学从来都是政治经济学”,世界经济深受政治体系变化的影响。《历史的终结》一书作者弗朗西斯·福山近来也承认,民主政治潮流在2005年前后达到高潮,此后走向了另一方向。他虽然仍坚持历史的发展终将归于自由民主形式,但也承认历史的终结推迟了。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似乎已是民众对于政治现状不满的表达,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当选可能是西方主流价值取向证明自己执政能力难得的一次机会。西方学者也意识到政治可能是导致市场调整缓慢的一个原因。前印度央行行长拉詹等人较早的研究也指出金融利益集团的干扰最终会拉低经济增长。

综合看来,进入金融危机十周年,世界经济存在着诸多变与不变,我们透过宏观经济表象,可以看到生产力仍然不振,金融市场仍是风险积累的策源地,但国际上对于西方政治现状的质疑有所增加。作为世界经济主体的西方国家仍面临诸多困境。

正值国际金融危机十周年将界,世界经济增长前景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一些世界经济的基础性因素未出现好转,这主要包括:在生产力提升不振方面仍未有太大改变、金融市场仍是风险积累的策源地、国际上对于西方政治现状的质疑有所增加,未来世界经济增长之路并非坦途。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