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费减负的核心还是政府改革

2017-06-12 14:29:42来源:海外网
字号:

近年来关于中国宏观税负的讨论中,官方的观点是中国的税收负担并不重,但名目繁多的收费加大了企业的负担。在中国的宏观税负中,税收总额占GDP的比重大约有20%,如果全口径统计,相关部门的统计至少超过了30%,甚至高达40%。

基于这一判断,清理规范收费成为降低宏观税负的重要手段。近几年,本届中央政府在为企业降费减负方面做出了不小的努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表示,2017年要推进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特别是要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今年力争减税降费能达到万亿元。若扣除政府工作报告中3500亿元的减税目标,今年的降费目标是6500亿元。“两会”结束后第二天,财政部即发文,规定自今年4月1日起,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调整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政策。中央级政府性基金进一步减少为21项。上述取消、调整政策有望减轻企业负担数百亿元。5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新的降费措施,包括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减少经营服务性收费等。这些措施每年将减轻企业负担约1200亿元。

政策层面的减税降费举措频频出台,不过,乱收费的问题仍然比较严重。广义来看,涉企收费大致分为六类:政府性基金、行政事业性收费、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经营性收费、社保缴费、制度性交易成本和用能、物流等成本。据《财新》的调查,相对而言,政府性基金、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清理规范难度较小。而涉企经营性收费种类繁多,是乱收费等问题突出的重灾区。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曾公开表示,每年要交的收费有500多种,引发国内社会关注。财政部、发改委委托25个省份相关部门核对、剔除重复计算后,2015年娃哈哈集团及所属企业的缴费项目为212项,其中政府性基金2项,行政事业性收费26项(中央22项、地方4项),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1项,经营服务性收费148项,协会商会会费、订刊费等其他收费35项。

根据《财新》报道,企业对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收费和行业协会商会收费的抱怨很大,长期以来,这两类收费一直是企业抱怨的重点之一。对于企业来说,负担更重的是社保缴费。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朝才表示,企业反映比较多的是社保缴费。包括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财政部原财科所所长贾康在内的多位人士都曾表示,降低宏观税负的关键是降低“五险一金”缴费。不过,在社会保障压力之下,企业降费就意味着政府财政补贴更多,因此,调降社保缴费的空间变得极为有限。

面对企业降费减负的多个问题,仅仅治标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还要从更深的根源来治本。在我们看来,企业负担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政府改革。在经济体制上,中国既不是走的市场化国家的道路,也不是走的高福利国家的“第三条道路”,而是介入二者之间的一种模式。一方面,中国是市场力量不算很强的大政府国家;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公共服务能力又还存在不足。因此,企业会在这种复杂的制度下承受较重的税负。

中国的政府改革问题,关键是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分清哪些事情是政府做,哪些事情是市场去做。如果分得清、分得合理,就能较大限度地利用好社会资源,发挥市场的作用。如果分不清,那就会出现政府到处需要出手、到处离不开政府的情况,而这时候的政府自然也就需要不断加大税费征收。政府与市场职责不清、政府职能转变不彻底,还会导致另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养人的问题。要养的人包括:政府公务员队伍、大量的事业单位人员、各种政府背景的中介机构人员,以及其他需要财政供养的人员。如果“生之者寡、食之者众”,负担自然就要向企业和个人头上转嫁。全能政府下的企业和个人,肯定是被大力薅羊毛的对象。

久治不愈的减费降负问题,除了调降或取消多种税费征收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推动政府改革,深化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扩大市场能力,提供一个更强劲的、可持续的财税支撑体系,同时形成有利于企业的宽松发展环境。

(文章经安邦咨询公司授权发布)

责编:刘琼、孙丽娜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