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互联网医院遍地开花 是“风口”还是“刀口”?

2017-07-07 09:57:08来源:海外网
字号:

在宁夏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中)和患者(左)一起通过视频与北京的专家进行问诊。记者 李然 摄

先看资质再看病

政府或实体医院主导搭起的互联网平台,帮助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急需的健康服务,尤其是基层偏远地区的老百姓更受益

宁夏银川市民小马最近感到颈肩不适、四肢麻木、头晕目眩,此前已拍过核磁共振。由于高温天气和身体状况等原因,小马试着选择了互联网医院。通过视频连线,北京知名医院一位专家告诉小马可以停止服药,并指导她加强运动等。便捷而专业的服务,让小马十分高兴,她将“看病新体验”分享到了微信朋友圈。

如今,看病的互联网平台很多,一些腿脚不便或偏远地区的患者愿意尝试互联网平台。虽然这是个新鲜事物,存在风险,但是有资质的医疗机构通过平台尤其是政府主导的平台开展的医疗服务,成为人们的安心之选,可避免诸多互联网陷阱。

近年来,银川市政府引进17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建立的互联网医院,开展远程专家门诊等服务,患者不用长途奔波,就可以享受“远方专家的诊疗方案+本地医生的便捷服务”。由于有执业准入、诊疗规范等多项制度把关,得到当地患者的认可。目前,仅好大夫在线一家服务的患者数已达到268万人次,其中北京、上海两地的专家服务了1993名宁夏患者,总计减少患者交通食宿开支3000余万元。

运行两年多的全国第一家“云医院”——宁波云医院,是宁波市卫计委主导建立的协同医疗服务平台、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健康管理服务平台、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服务平台。截至今年5月,全市注册云医生2660人,医疗机构196家。家庭医生共开展网上咨询43460人次,药物配送35110人次,并提供上门护理、家庭远程监测、三级心血管康复等个性化的健康管理服务。

在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秋霖看来,上述政府或实体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平台,守住资质红线,帮助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急需的健康服务。但是,相比而言,医疗机构内部的互联网改造更有价值,更为人们急需。

2015年6月15日,由广东省中医院联手康美药业建设的“智慧药房”正式运行。位于番禺的“中央药库”通过互联网与医院门诊系统对接,实时接收医院发来的电子处方后,由专业药师完成调剂、煎煮、分包,交快递送货上门。家住广州市越秀区的朱永蓉到广东省中医院看完病交了费,就回了家,“智慧药房”会把中药煎好,下午,快递送到朱永蓉家,比过去在医院等煎药省了几个小时。

据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介绍,“智慧药房”利用互联网及物联网,改造传统诊疗流程,实现了对传统就医用药模式的创新,打造送药上门、中药代煎、药事咨询等一站式药事服务平台。目前已引入500—600种中药饮片、近1000种西药,除了针剂、血液制品和剧麻毒药品外,几乎覆盖了所有日常用药品类。截至目前,“智慧药房”已陆续与170余家医疗机构完成对接,累计服务100万用户,日处方量最高达到20000张,建立起广州、深圳、北京、成都等多家城市中央药房。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引入台湾联新医疗集团多年实践经验,建立全病程管理的互联网平台,服务覆盖院前、院中、院后及患者在社区或居家的康复随访,所有数据信息通过云平台与医院内网系统互联互通,实现医联体内协作医院双向转诊、健康APP、远程健康监测、微信平台的连接,并对疾病个案进行管理,形成“网上医联体”,大大缩短了平均住院日,协作医院间分工管理效率和质量大大提升,患者满意度和医患友好度提高。

看来,互联网医疗并非完全不靠谱,但要看清资质,看准其真正的价值所在。


责编:刘琼、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