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来了 自贸区创新机制创造机遇

2018-03-26 11:36:13来源:中新网
字号:

原油期货来了|历时17年的重生:自贸区创新机制创造机遇

历经数年的等待,“中国版”原油期货终于在2018年3月26日于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

石油是“工业的血液”。2017年,中国的石油表观消费量达6.1亿吨,进口量4.2亿吨,对外依存度近70%,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形成了价值逾6.5万亿元的巨大产业链和消费体系。近年来,国际油价波动剧烈,中国石油产业链相关企业面临较大的风险敞口,经营发展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中国急需一个成熟的期货市场为原油贸易提供定价基准和规避风险的工具。

即便以2013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成立的时间来计算,原油期货的推出也经历了4年多时间。如果从2001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开始研究论证开展石油期货交易算起,中国原油期货的推出已历时17年。再往前追溯,还可以追溯到1993年的南京石油交易所等,它们也曾推出石油期货合约。国内期货市场,尚未有任何一个品种经历了如此漫长的上市历程。“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究竟走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历程?

前世今生

中国的原油期货推出,最早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初,彼时曾出现过多家石油期货交易所,第一家是南京石油交易所,1993年3月6日开业。随后,原上海石油交易所、原华南商品期货交易所、原北京石油交易所、原北京商品交易所等相继推出石油期货合约。但从1994年4月起开始,国家对石油流通体制进行了改革,加上早期期货业发展不规范,使得我国尚处于起步发展阶段的石油期货于1994年画上了一个句号。

“有人说,我们国家是从2001年开始准备原油期货上市。实际上,这个工作的开始还要更早十年。”一位长期从事石油交易行业的专家回忆到,上世纪90年代石油交易所关闭之后,交易所内有一批专业人士就开始学习期货交易,有的“从本科一直学到博士毕业”,可以说为推出原油期货进行了非常精心的准备。

由于当时上市原油期货的市场条件不够成熟,交易所对石油期货产品的上市路径作了顶层设计,提出分两步走的策略:先从石油产品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燃料油起步,开展燃料油期货交易,积累经验,创造条件,逐步推出其他石油期货。

资深期货人士、亿信伟业基金首席顾问江明德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从2004年开始,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到要发展期货市场,沉寂了近十年的期货市场开始慢慢恢复。在这样的背景下,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了燃料油期货——这是石油期货的第一个品种。

“燃料油期货上市后,运行很好,在当时的情况下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效果明显,这促进了交易所和各方推动原油期货上市的信心和决心。”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某次公开讲话中这样回顾。

姜洋表示,原油期货设计中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原油现货市场高度集中,“三桶油”占据着主导地位。而在高度集中的现货市场基础上是无法开展期货交易的,只有在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市场才可以。

“因此,原油期货市场建设从一开始就定位为国际化市场,向全球开放,让全球众多的原油生产商、贸易商、金融机构、对冲基金进来,这样市场各方才能达到一种平衡,市场才不易被操纵,运行才能健康。”姜洋称,原油期货从一开始设计时就定位为一个国际化市场,对全球的投资者,包括跨国石油公司、原油贸易商、金融机构开放。

2012年,“中国版”原油期货计划正式提出。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稳妥推出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品种的要求。当年,时任证监会主席的郭树清在湖北省资本市场建设工作会议上提出,“中国将在年内推出继美国、英国后的第三个全球性石油期货市场,以争夺石油定价权”。

自贸区金融开放步伐加快创造机遇

原油期货作为中国第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其在平台建设、市场参与主体、计价方式等诸多方面与国内现行期货品种有所不同。

“原油期货合约设计方案最大的亮点和创新可以用十七字概括,即‘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和境外经纪机构参与交易,报价为不含税的净价,外汇可用作期货保证金。”上期所相关负责人表示。

参与原油期货上市的前期研究工作的复旦大学能源经济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吴力波教授也表示,我国原油期货从筹备开始,就高度重视计价货币和结算货币的选择,一方面要使原油期货的设计有效发挥中国市场区域性定价中心的作用,尽可能吸引国际市场主体参与;另一方面也要符合我国资本账户开放的阶段性特点,有管制、有节奏地开放市场,确保风险可控。

江明德认为,自贸区创新机制带来的金融开放步伐加快,为原油期货的“重生”创造了机遇,也为国际石油商和金融机构参与我国原油期货市场铺就了道路。

2013年11月22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全资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在上海自贸区正式揭牌成立,标志着原油期货的上市迈出了关键一步。

“上海在建设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这为原油期货的交易提供了重要的物理支撑,而自贸区以及未来的自由港发展为原油期货的国际化提供了制度保证。”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指出,只有自贸区的制度才能保证原油期货真正发挥其价格发现的效用和功能。

责编:耿佩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