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鸿:中国呼唤影响时代的电影

2018-05-16 10:52:35来源:海外网
字号:

2018年5月13日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在人文清华讲坛,发表名为《电影,配得上这个时代吗?》的主题演讲,与观众一起回望40年来的经典影像,从文革后谢晋的《天云山传奇》,到第五代导演的宣言书――陈凯歌的《黄土地》、叩开世界A类电影节大门由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从世纪之交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到新时期,将主流价值观与主流市场结合的新主流电影《战狼》、《红海行动》,尹鸿教授带领观众通过电影聚焦中国记忆,叩问中国电影所折射的时代精神。

时代无情电影有情

尹鸿教授开场即点明了电影对纪录时代的意义:“电影是关于大时代人的一面镜子。所以,我认为电影跟一般的历史不一样,如果说时代无情的话电影是有情的。”“它关心的不仅仅是达官贵人,也关心普通人,大家从电影里能看到伟人,也能看到像贾樟柯的电影,从《小武》到现在正在嘎纳竞争奖项的新电影,大家都能看到很多普通人的希望、梦想和挣扎,当然也会带上我们对这些人物的情感,所以电影是时代一面有情的镜子。”

崛起的中国电影与时代之问

尹鸿教授向大家展示了一组统计数据,从2002年中国进行电影产业改革开始,中国电影市场年平均发展速度在30%左右,十几年来,中国电影市场从年度票房不到十亿人民币发展到2017年的近600亿人民币,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世界奇迹。2017年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有110亿美金的年度票房,但是中国票房超过了80亿美金(接近600亿人民币),远远超过排在我们后面的日本等国家,中国在全球电影市场上坐二望一已经成为定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创造了200亿人民币的票房,创下世界上单一国家季度票房最高的记录。在中国春节,除了看春晚、吃饺子、打麻将之外,看电影已经成为另一“风俗”,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指日可待。“中国观众太爱电影,中国观众在即便有40个频道播免费电视剧的情况下,仍能够对电影表示出最大的兴趣,这是中国电影的希望。”

“即便这样的发展情况下,我们观众也经常会有一些问题——中国电影,配得上这个时代吗?这个问题说的是什么呢?我想肯定是三个问题:一个是我们能够表现出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的变迁吗?第二能够表现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力量吗?第三能够表现出我们共同的情感共鸣吗?其实大家知道,我们这些年高票房的电影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在心理上打动大家,让大家觉得代表我们时代呼声的电影还是很少,还是非常稀缺。”

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电影

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上,尹鸿教授带领大家一起回望中国电影40年的历程。

1978年光明日报刊发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开启了思想解放、开启了改革开放。这个年代在小说、诗歌、戏剧、电影当中都有共同的主题,就是“告别过去”,这个时期既有所谓的伤痕文学、伤痕电影,也有反思文学、反思电影,这个时间出现了很多经典作品。谢晋的《天云山传奇》就是其中之一,女主人公用人性的善良把政治上受到迫害的人从公共空间拉回到人的空间,充分表达了对人的尊重。“社会的进步一定是以尊重事实为前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当时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其实就是确定一件事情,我们必须尊重事实,谁说的话都不是圣旨,所有已成的东西都可以经受事实检验。当我们回到事实而不是回到政治标签时,我们就可以认识世界的真相。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一定是从尊重事实开始的,比如说贫穷的事实,比如说我们没有自由发展的事实,比如我们落后的事实,大家知道中国所有的变化首先是直面事实,这是成为时代经典的第一前提。”

尹鸿教授还高度肯定了该片的人道主义:“这个作品中我们看到,无论我们在政治上看成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是一个人,需要得到人的尊重,人的权利需要得到我们保护……实际上他改变了标准,不是政治至上,不是政治唯一,我们不要把每个人都打上政治标签,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生活选择,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别人的尊重。”

中国电影开始展现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反映一位留学归来的女子与男青年爱情的《庐山恋》破天荒地出现接吻镜头,创下单片播映的吉尼斯纪录。

从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到世纪之交骚动

1984年开始,中国进入一个思想上开放的黄金时期,如饥似渴地吸收世界前沿文化,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走向未来丛书》等对中国电影也产生了深刻影响。

第四代导演如吴天明,通过《人生》《老井》等反映对现实的思考。

而1988年开始叩开世界A类电影节大门,在全球掀起中国风的《红高梁》等第五代导演的作品则开始关注中国人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改编自莫言等作家寻根小说的中国第五代电影开始批判传统对中国人的束缚,展现人性的挣扎与体制传统间的冲突,引发人们思考历史文化问题。张艺谋、陈凯歌等人的获奖电影也让全球知道中国有优秀电影。

在世纪转折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变迁,黄建新的《背靠背脸对脸》、冯小刚的《甲方乙方》等电影开始呈现对社会变迁的迷惘,价值观的失衡、位置失衡、情感危机在电影中纷纷呈现。

中国电影产业改革,死而复生

当张艺谋、陈凯歌的电影在国际上获大奖的时候,也是中国电影在影院里观众越来越少的时候,电视业此时高速发展,走进影院看电影的人日渐稀少,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电影将死。2002年全中国的电影市场,进口电影和国产电影的票房加在一起不足10亿人民币。

在当时加入WTO的大背景下,面对即将大批到来的外国电影的冲击,中国电影不得不变。从2002年开始,中国电影业开始改革,全产业链推向市场,经过十多年的耕耘,在中国的文化业里,电影成为最彻底走向市场化的行业,“从投资、制作、发行、放映所有的环节都交给了全社会,任何人、任何企业,你都可以来参与电影,这个解放使电影产生了根本性的改变”。“现在我们年度票房已经接近600亿,那时候只有一两千块荧幕还在运行,现在已经有五万三四千块荧幕在运行。”从《泰囧》、《捉妖记》,再到接近60亿人民币创造票房纪录的《战狼2》,近年不断有票房成绩突出的电影。

当前中国电影的三大问题

但在出现了一部分优秀作品的同时,观众也开始对一部分作品表现不满,尹鸿教授将之归纳为三个问题:

首先是现实缺席,“中国的新闻比中国的电影要好看,中国的新闻当中有很多的大片”,如王立军案件、反腐打大老虎、非典、温州动车事故等重大社会事件,都非常精彩,但是在电影中是缺席的。“很多正面的改变也是缺席的,如我们废除了原来的劳教制度,应该是社会巨大的进步,但是至今不能呈现在电影当中,我们说现实在电影当中缺席。”

第二时代是架空的,“虽然有些电影看起来是现实题材,但是它们都是隔断了时代变迁的爱情故事,一些拳头、枕头加噱头的商业戏剧,几乎看不到这个时代巨大的社会发展的张力,我们也看不到这个时代真正的质感,这样的电影很多。”

第三是精神上的贫血,很多电影当中缺乏能够鼓励人心价值的传达,甚至许多爱情体电影中表现的是直接追求高富帅、直接追求富白美,一些爱情电影“都是直接追求‘总裁’,而且总裁不过瘾,叫‘霸道总裁’,这些霸道总裁们不可一世,对那些女性不屑一顾,而且充满了骄傲、充满了那种不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缺乏最基本的对自由和平等价值观的传达。“对女性的不尊重,对于孩子的不尊重,对一个社会地位相对较低的人不尊重,在我们电影当中比比皆是,所以我们叫精神贫血。”

新主流电影的崛起和困境

尹鸿教授也对近年将主流价值和主流市场进行结合的新主流电影,如《中国合伙人》《战狼》《红海行动》等进行了肯定。

“他们在共同给我们创造一个大国崛起的共同想象。这些作品可能跟过去的主旋律电影不一样,他们都从个体出发,表现的都是个体的英雄,同时他们又有强烈的国家背景,他们都有强大的祖国。”“这些电影都放在全球背景当中,因为中国只有放在全球背景当中才能看到他的崛起和强大。而这些电影中还有共同的主题,国家跟人的关系发生了改变,过去我们主旋律电影更多表现说,不管国家怎么样,不管国家对你怎么样,但你仍然必须去爱这个国家。但是今天这个主题发生了一些改变,我们在表现什么呢?在表现无论你在哪,无论你遇到什么样的情况,这个国家是保护人人的。所以,国家为人人,逻辑上最后完成了人人爱国家,这样一个主流价值观的传达,使得这些电影能够更好地跟公众沟通,更好地让大国崛起跟每个个体相关联。所以这些电影赢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

但尹鸿教授同时指出这些电影存在一些困境:

第一视野相对狭窄,中国面临的困境、发展和变化,在这些电影作品当中仍然还是缺席的。

第二是类型单一,多以军事战争题材为主。

第三是共享价值缺乏,如《红海行动》表现只有中国才能保护我们的国民,而其他国家军舰纷纷狼狈逃窜,“我们会表现为了救中国人不惜代价,但是有很多其他人在死亡和受伤害”,这些电影没有让观众感受到人是最高的价值,这些电影“很难真正走向世界,因为全世界也不愿意听别的国家说只有我们是爱自己国家的人民。也不会说只有我们才是强大的,而你们这些国家都是不行的,我想这在国际传播当中很难传播,就跟人际交流一样,我们永远需要互相尊重,我们要找到共同价值的传达。”

中国呼唤影响时代的电影

尹鸿教授在演讲结束前,指出时代在影响电影,但是电影也应该影响时代,中国还缺影响时代的电影。

如何才能产生影响时代的电影,尹鸿教授给出了建议:

首先是如何表现出数千年来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伟大生命力。“如果要表现中国的文化传统、传统文化的话,我们不是在复兴一个过去的历史,因为大家知道传统是没有办法复兴的,过去的传统就是当时的现在。而讲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表述,在任何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因此我们不可能去恢复一个封建思想占统治地位的传统,当然传统当中有许多优秀的精华,我们是可以吸纳它转化它,成为今天新文化建设的组成部分,而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华民族数千年生生不息的声音,中国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我们都能找到一条求生之道,我们都能找到一条救赎之道。”

“第二如果我们要表现中华民族的时代精神就要表现一百多年来在中国落后挨打的情况下,我们所表现出的革命精神,我们可以革自己的命,我们可以革几千年传统的陋习的命,我们能够走到今天。”

“第三个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我们改革开放40年证明了中国就是两个,第一要求真务实,第二要与人的全面发展、人的自由发展这个总目标息息相关,我们如果能够把这样的精神传达到我们的影像作品中就能成为时代的经典。只有这样中国的文化才能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组成部分。”

本次演讲,现场观众反映热烈,众多媒体进行了报道。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华网、北京电视台、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媒体的记者到现场进行了报道;腾讯视频、网易新闻、凤凰网、搜狐千帆直播、今日头条等网络平台对活动进行了在线同步直播。

“人文清华”讲坛是清华大学发起的大型思想传播活动,推动建设更创新、更国际、更人文的清华新百年。讲坛定期邀请优秀人文学者,在标志性建筑新清华学堂发表公众演讲,阐述其经典学说、独特思考和重大发现。

讲坛于2016年1月10日在新清华学堂正式开启以来,已举办15场演讲,此前文学家格非、国学家陈来、社会学家李强、伦理学家万俊人、历史学家彭林、思想史家汪晖、国际关系专家阎学通、国家高端智库国情专家胡鞍钢、心理学家彭凯平、经济学家李稻葵、法学家崔建远、教育家谢维和、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柳冠中等知名清华人文学者,和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获奖作家清华校友郝景芳都曾来到讲坛分享灼见,与听众交流。(朕杰)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