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曼欧潘福平:银行业对外开放要动真格的!

2018-05-16 15:44:5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银行业对外开放的进程虽然没有停滞,但一直步履缓慢。从1978年中国出现了第一家外资银行的代表处“日本输出入银行代表处”开始,到现在已经是四十个年头。若以2017年底在华外资银行在国内总资产额与全国银行总资产的比例来看,这一比例仅为1.28%。这个比例不但与中国开放化程度较高的家电、汽车、互联网等行业相去甚远,就是与自己十年前(2007年底)相比,当时该数据还有2.36%,十年中几乎下降了一半!

是外资银行不争气吗?固然,有外资银行不懂中国国情、经营策略保守、“水土不服”的原因。然而,更重要的原因却是政策的限制绑住了外资银行的手脚。其实,在2007年的时候,中国出现了一次对外资银行来说是等待已久的“春天”,外资银行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当时,负担沉重的国有商业银行相当紧张,生怕外资银行进来“挖墙脚”,把国有商业银行的中高层管理骨干和销售精英挖走。但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因为这次“春天”太短暂了:由于随后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中国把金融风险防范放在了首位,暂缓了银行业开放的步履。外资银行遭遇到了“最严监管”。其中,最大的桎梏,就是“限制支行的数量”:每年只能在一个省开设一个分行。按照这种节奏,如果要在全国开设分行,就需要30多年。这对于以开设门店为特征的银行零售业来说,等于就是斩断了它们的伸向中国市场的触手。从此以后,原本野心勃勃企图在全国布局的外资银行,只能把营业点龟缩在北京、上海等有限的几个大城市。业务格局完全改变。

除了网点的限制以外,对于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也设置了诸多的限制,比如对于经营人民币业务设置了很高的门槛,致使一些外资银行至今都没有获得人民币经营资格;对于经营银行卡、信用卡等也设置了很多条件,比如要求外资行必须把银行卡数据中心迁到中国,由于此项业务投资巨大,独立信息系统的缺失成为外资行发卡的“拦路虎”。此外,要求外资银行在开办国债承销业务、托管业务、以及财务顾问业务,必须获得银监会的行政许可等。这些限制无疑让外资银行处在与中资银行不平等的竞争地位,无法在与中资银行的竞争中施展手脚,眼睁睁地丧失了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消费金融、大众理财等领域的市场机会。

而且,对于外资银行持有中方金融机构的持股比例一直严防死守,没有丝毫松动:单一外资不超过20%,合计不超过25%。也就是说,外资银行不可能通过新设或者并购中资银行成为中国市场的战略投资者和实际控制人。在这种严苛的规定之下,外资银行对中国市场兴意阑珊,纷纷萌生退意。2009年以来,外资银行陆续撤退曾经投资的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2009年1月,瑞银以8.35亿美元出售了其在中国银行1.33%的持股,实现近3.35亿美元的利润;随后,苏格兰皇家银行亦以8.35亿美元出售了持有的中国银行的34亿股;2013年5月,高盛集团出售了约15.8亿中国工商银行H股,套现约11.2亿美元,出清了其在工行所有股份;同年,美国银行以14.7亿美元出售其持有的中国建设银行的剩余股份;2015年底,德意志银行将所持的19.99%的华夏银行股份出售给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套现超230亿元; 2016年3月外资巨头花旗银行以转让全部股份的方式推出了所持广发银行全部股权。

一方面是中国银行业不断壮大,迈入了国际顶级银行的行列,另一方面是全球银行业遭遇了金融危机的重创,整体上萎靡不振,这反倒让我们过去对外资银行“狼来了”的害怕心态变成了对弱者的“同情心”,国内的反对声和阻力也不那么大了。这次,监管层表态要进一步扩大对外资银行的开放程度: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同时也将松绑诸多业务限制。

未来的问题可能与之前相反,当我们真要打开大门时,那些等待太久、受过伤、被泼过冷水的外资银行,对于中国银行业开放的信心打了折扣,变得犹疑不定。面对强大的竞争者及灵活的中国市场,外资银行也不是那么自信了。当然,这种现象可能是暂时的,当市场的诱惑散发出来之后,必然又会使幸存者满血复活,唤回失去的野心。

但是,这次银行业的开放必须是动真格的!一是我们兑现WTO承诺的需要。中国入世承诺明确规定了对外资银行的开放时间表,其中包括加入后5年内取消所有地域限制、允许外资银行设立同城营业网点,审批条件与中资银行相同、取消所有现存的对外资银行所有权、经营和设立形式,包括对分支机构和许可证发放进行限制的非审慎性措施。按说,中外资银行“一视同仁”的国民待遇在2007年前就应该全部实现。然而,我们今天再次回到“国民待遇”问题面前,说明我们的步子的确是慢了十年。十年的太极推手,虽然为本土银行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中国遵守WTO协议的国际声誉已经受损!

其次,是中国银行业自身发展的需要。银行业是典型的源自西方的行业,它的基本规则及所维系的法律体系都来自于西方。中国银行业的体量已经很庞大了,但还说不上“强”,因为我们在业务创新、风险管控、服务水平等方面与西方银行业存在不小的差距,这就尤其需要我们能够学习、借鉴外资银行的经验。这种学习,在近距离的合作与竞争过程中是最有效的。如果按照现在的市场格局,外资银行在中国银行业的份量仅仅只有1%左右,中资银行很难感受到切身的竞争压力,更难有机会向外资银行深入学习。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的银行业会具有国际竞争力。这一点,正如易纲行长所言: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证明,越是开放领域,越有竞争力,越是不开放的领域,越容易落后,而且会不断积累风险。

当然,动真格地推进银行业进一步开放,对于平衡中美贸易赤字,也是有帮助的。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主要来自于商品贸易,但对美国的服务贸易却是逆差。银行业进一步开放之后,美国可以利用比较优势,在该领域获得更大的服务贸易顺差,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平衡贸易赤字,缓解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

总之,这一轮银行业开放,需要的是真抓实干、看得见成果、落得到实处的举措,要有时间表和路线图,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