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共享民宿为支点 短租将撬动乡村经济哪些方面

2018-08-01 15:44:25来源:人民网
字号:
摘要:7月25日,国内共享住宿平台代表与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达成战略协议。

对国内乡村旅游来说,共享经济已经成为其快速发展的新引擎。

7月25日,国内共享住宿平台代表宣布与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达成战略协议,双方将就乡村民宿建设、乡村扶贫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活动现场,海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敖力勇副主任、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行业管理处副处长刘静文、云锋基金合伙人李娜、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驰、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王连涛等嘉宾,就如何进行乡村民宿建设、如何进行乡村扶贫纷纷给出了方法和建议。

那么,当与共享经济产业游融合后,将会为传统的乡村旅游经济带来哪些改变,两者的融合将会带来哪些想象空间?

让共享民宿平台向乡村民宿导入流量

国外学者Alstair.M.M 等将民宿定义为乡村居民将一部分住宅出租给游客,并提供其亲近自然、感受乡村生活的特色活动,具有浓厚乡土气息的一种乡村体验。

也就是说,民宿的开始便与乡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8年年中数据显示,乡村民宿成为新热点,共享住宿正快速向三四线城市渗透。2018年上半年,短租平台最大的订单增幅来自于三、四线城市及乡村。截至2018年7月,平台共上线乡村民宿超过3万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中国乡村旅游发展指数报告》中指出,中国乡村旅游游客接待人次和营业收入年均增速分别达到32.0%和26.2%,通过大数据推演预测,未来中国乡村旅游热还将持续10年以上,2025年达到近30亿人次。

乡村一直是那个乡村,为何乡村旅游突然从2016年开始变成了一个“风口”?

不少专家学者认为,乡村复兴往往出现在郊区化或逆城市化阶段。与政策、人口、城镇化发展、思想观念都有着重要的关系。

通过对乡村经济的深入研究,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曾表示:乡村经济一度落后、与城市产生差距的主要原因,主要由是空间地理上的差距。交通不便、通信不便、运输不便,使乡村中很多资源得合适得开发。

从目前互联网行业来看,民宿行业需要引流,大多是以 OTA(Online Travel Agency)为主。 OTA平台为民宿提供了一个更大的展示平台,一个更广阔的影响力,消费者也获得一个更加便捷的下单渠道,其优势无可比拟。现今,在短租住宿领域,OTA 平台预订量至少占到客栈民宿预订总量的30%,更有甚者在60%左右,成为民宿业者不可缺少的一种方式。

以小猪短租为例,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全球房源突破42万套,覆盖国内400座城市,以及海外252个目的地。目前,拥有超过3500万活跃用户。

让本就聚集了大量活跃用户的共享民宿平台,向乡村民宿引流。

用共享民宿这个支点,撬起乡村经济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舆情实验室首席专家刘志明曾表示,截止2016年乡村旅游人次已达13.6亿,平均全国每人一次,乡村旅游收入将达到4000亿以上。同时,乡村旅游不再是“农村旅游”和“农业旅游”,而成为人们新的一种生活方式,逐渐形成一个新的大产业,包括乡村旅游观光、乡村休闲度假等,都有望发展成为万亿级企业。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指出,2017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为145亿元,同比增长70.6%,共享住宿平台的发展也保持高速成长。

借助新的商业模式,或许能为乡村旅游经济带来全然不同的产业链。

著名《零边际成本社会》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曾提出:“共享经济带来了一场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资源革命,它带来了经济生活的全新组织方式,将会超越传统的市场模式。”

这里便揭示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和核心:提高商品和服务的效用价值,形成一种新的供需产业链。而共享经济能为乡村民宿带来的,一是基于一个新的产业链产生的新生态,二是新生态下的新工作岗位。

1.扩大乡村经济新生态边界。

张新红在活动中表示,振兴乡村经济中,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经验、销售渠道等方面都处在缺少状态中。而“共享”正好能把这些城市中的优质资源引入乡村旅游发展中。

今年4月,短租还在现有的服务链基础之上推出了全新业务品牌揽租公社,为房东提供一站式的经营服务。该项目整合了短租平台运用中原有的保洁、摄影、智能门锁等优势资源,还通过物联网设备和数据化管理体系的使用,实现更智能化的房源运营。

例如将这套服务链体系引入乡村民宿中,必将为用户创造更丰富的参与共享住宿方式的同时,还可最大程度地降低房东们的经营门槛。

2.激活更多乡村就业机会。

有服务需求,便意味着需要有人去提供这些需求。

据统计《浙江民宿蓝皮书》中数据显示,每增加一间乡村民宿,就可以为所在地提供6个工作岗位。

官王连涛在活动后时表示,通过数年的摸索和累积,已经建立了一套围绕着民宿产业的完整服务体系。而现在希望把这种服务体系从城市带到乡村,能够推动更多人知道这个产业并参与进来。

除了揽租公社外,还建立了共享住宿课堂、民宿创业大赛等互动培训机制,降低行业的进入门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陈驰希望能提供更多创造性的工作,将最先进的科技乃至整个劳动力去中心化的过程,都整合到同一个网络里,服务更广范围的人——“不仅要让房子得到共享,还要让人人可以参与。”

活动中,张新红与陈驰就乡村振兴的“原则”上达成了一致。

张新红认为乡村振兴主体永远是农民,乡村振兴过程中文化底蕴和特色需要受到保护和传承。陈驰也认为,民宿建设不能大拆、大修、大建,要在原有建筑基础上做新的设施,最好做到“修旧如旧”。

带来的机遇和契机的同时,还保留原来的特色,或许这才是真的“新生”。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